天公爐返座

經過長久的等待,翻修的天公爐總算會在今天返座。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大夥兒四處踱步坐不住。「你再打電話過去問問看。」Esther 不斷對我使眼色,但是我電話筒才剛放下不久,怎麼好意思再催?

怎麼還沒來?小朋友連地板都幫忙刷乾淨了

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盼到响仁和的小貨車先到。「吊車在後面。」由於廟前路小,同樣還是要跟鄰居借路,我老早已經過去打過幾次招呼。所謂不打不相識,這幾趟跑下來,不熟的街坊都能聊天了。

總算來了!看到金爐的那一刻,我心中真的好激動

老字號的响仁和鐘鼓廠果然名不虛傳。翻修徹底且厚工 (台語),指派一個人手整整一個月只做我們這一顆爐。風吹雨淋的腐蝕面先噴砂剃去,補土後再噴漆與上透明金油,成果就是一顆閃閃發亮的大爐。我們仔細地引導吊車調整位置,在七八雙眼睛的確認下,先將大爐放正 (左右誤差少於 1 公分),龍柱也一一擺到正確位置,最後才是騰空吊起亭蓋,如同一片落葉輕輕巧巧地擺上爐頂。這顆民國八十一年開光安座的天公爐,在今日光彩奪目,重返新生。

先吊掛下方的大爐
「來,來,再來一點。」
「小心小心!還要拉回去一點!」
大爐定位好,裝上龍柱後,接下來就可以吊掛亭頂了
「再來!再來!」
對好孔洞,一鼓作氣放下來

老品翻修,除了噴砂補土,還有一些地方要注意。金屬製品久了,表面可以處理,但鏽蝕脫牙的螺絲孔洞就要個別整理。最後校準時,師傅會在不平整的孔洞邊墊上華司,螺絲鎖緊後再打上矽利康。師傅教了一個訣竅,那就是準備一小碗肥皂水,打完矽利康後用手指沾肥皂水沿線劃一圈,除了能夠壓實小縫隙,還能讓填補的線條更完美。「沒有肥皂水的時候,就口水劃一劃了。」兩個師傅互相打趣,聽起來是業界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鎖好螺絲,縫隙處都用矽利康補強

原本翻修前的亭頂,表面顏色是 47 號孔雀藍,但响仁和王師傅卻從我們提供的相片和漆面中,發現曾有交錯使用 46 號 (土耳其藍) 與 47 號的痕跡,再加上參考其他客戶的成品,最後幫我們決定使用 46 號土耳其藍。「這個顏色你看怎麼樣?」我心中忐忑,不知道老爸是否能接受。萬幸老爸頷首稱是,還說了句「大家其實都比較喜歡 46 號。」我心中的大石才落了地。事後我翻閱過去的老相片,原來土耳其藍才是慣用的顏色。看來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曾經走錯過路又意外回到正軌了。

送修前的亭頂。表面雖是 47 號孔雀藍,但可以看到底層是 46 號土耳其藍
送修完成的亭頂,使用了 46 號土耳其藍
這是快二十年前的相片。當初的亭頂的確是 46 號土耳其藍。這次翻修是正確的
噴砂後重新漆上金油,爐耳的龍栩栩如生
爐內有一八卦。待開光時會重新倒入爐灰
金字光可鑑人
驗明正身,出自响仁和鐘鼓廠
護國祐民。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天邊一抹夕陽,如同爐火般閃耀天際

餘暉中,師傅們邊檢查細節,邊和大夥兒閒聊。萬幸有這一些忠於工作的職人,神明的香火得以完美地延續下去。

檢查所有細節。其實師傅動作很快,是我囉唆,希望所有東西都能仔細調正

事後,我打電話回响仁和和老闆娘說謝謝。電話剛掛,王師傅又親自回撥了。「這顆金爐,半個月一個月擦一下,用地板蠟打一打,還可以擋 (台語) 三十年。」師傅不厭其煩的叮嚀又叮嚀,深怕我們懶散的個性壞了事。

大功告成!只待重新開光

就這樣,盼了一個多月,眾所期待的天公爐返座了。信眾們早已備好彩球彩帶,等著重新開光後好好妝點一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