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頭馬烏魚子

話說某次跟人交流老酒時,看到酒瓶外面包了個袋子。「這支是我自己收藏的,品項很完美。」雖然對方沒明說,但是我猜這個袋子應該是他收藏的法寶。研究了一下,我猜應該是要保護酒標的作法。嘿,這種水磨工夫的事情,我最有耐性了,簡直達到天賦異稟的境界。兩天後,我稍加改良,做出了一整批啵兒棒的人頭馬烏魚子來。


嘿,這片烏魚子挺重的
Continue reading

一趟白蘭地品酩之旅

話說自從過年以來,我開始栽進賞酒的世界。之所以說是「賞酒」而非「品酒」,其實是酒量尚淺且子彈有限,只能跟著一些前輩的腳步摸索前進。和動輒品玩數十年的高人相比,我這個年紀才對酒發生興趣已是太慢。不過後知後覺仍比不知不覺好,千百年來令人瘋狂的瓊漿玉液,沒有幾番體驗,枉費人生走這一遭。


實在是令人興奮的時刻。整天賞酒不如手中有酒,一次遍嘗各家酒廠的佳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