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竹蜻蜓

假日前,哥哥小心的問了 Esther:「媽媽我這個星期天要找同學來家裡做科展,可以嗎?」Esther 皺起了眉毛,還沒回答。我在旁邊聽到了,趕快接過話:「好啊,請他們都來家裡吧。」話說開學前我為了讓哥哥多一點企圖心,指定他去找個科展的項目來做做。哥哥被我弄得心癢癢的,小有信心地接下了這個任務。不過參加是參加了,卻老是沒有找到人組隊。「你的隊員呢?」哥哥雖然活潑,男生打打鬧鬧,但是在這種學科方面卻不容易找到好伴。另一方面,六年級是個和女生們深仇不共戴天的年紀,只要落單,男生只怕會落入毒手之中,更別說是組隊參加活動了。好不容易他找到了伴,當然要幫忙啦。Esther 張羅小朋友的功力是一流的,管你三歲到三十歲,來就對了 (當然,小弟我得陪笑參一咖才行)。


沒想到我都過四十歲了,還能玩一個下午的竹蜻蜓 (小隻的:他們只做了半個小時啦)
Continue reading

我們都是黃俊傑

假日的大賣場,只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人還沒進門,停車場裡已是萬頭鑽動。我們耐心地繞了兩圈,總算在最最遙遠的角落邊停好車。我小心地盡可能離鄰車遠一點,否則在這種大賣場停車場,無論是搬貨上車或是控制不了調皮愛開車門的小孩,各種理由都會在你愛車的門板上 K 幾個小酒窩,司空見慣,稀鬆平常。龜毛如我,還是摸摸鼻子自己多小心點吧。


逛個賣場,一次買回三雙一樣的鞋。特價品,只要不到半價,やすい!(俗啦)
Continue reading

我又畢業了

晚上,照慣例,小孩睡覺後我回到電腦前面坐下,心裡邊盤算著晚點要看公視播放的外國影集。很好,風平浪靜,一切都很順利。不過睡覺前 Esther 冷冷拋來幾句:「最近晚上你都在打怪獸,我這樣很無聊ㄟ。如果繼續這樣,那我晚上要出去找事情做喔。」我心下一驚!好像似曾相識的幾句話,又同樣發生在我倆之間。洗澡時我刻意多沖了半晌,仔仔細細地想了一遍。「就畢業了吧。」眼前突然一片明亮,沉睡的思緒瞬間活絡了起來。原來,放下的感覺會是這麼暢快!


果然是除惡務盡。有一天我將幾百套遊戲用封箱膠帶綑在袋子裡包好,沒想到就漏了這一套。某一個下雨的午後,我又把它裝進了電腦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