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棄業日記

電梯前,兩個年輕的同學彼此調侃著:「店長好像去年要考ㄟ,不知道有沒有上?」「真的嗎?如果我們也去拼,考上了走路都有風吧!如果我們上店長沒上,那就更有地位了!」我拎著一罐水,在樓梯旁拉直著痠痛的腳筋。隔了這麼多年,每天要坐上十個小時上課,簡直就是挑戰在下屁股的極限。


可不是我說大話,這上面的每一堂課我都老老實實上了。一堂沒翹、連上廁所偷閒的小伎倆都沒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