嶄新的親子關係

最近正為了事業尋求突破所苦,眼前所見、耳間所聽都化成一顆顆螺絲釘,東敲西撞地糾結在構思中的模型上。一回過神來,兩個小孩卻已經脫胎換骨,進入新的人生階段。哥哥的聲音低了下來,小隻的脾氣則是大得不得了。每次下課後兩個人在家中發功打鬧,簡直雞飛狗跳、永無安寧。除了再一次在太陽穴畫上幾道綠油精,我實在無計可施。過去,我曾設想過人生有「勞累」,但是沒想到這一天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到來。


忠實讀者如你應該都知道我整天眺望著對面興建中的北科大化學館吧。下了一個星期的雨,沒想到老天給了我們一個這麼耀眼的星期天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棄業日記

電梯前,兩個年輕的同學彼此調侃著:「店長好像去年要考ㄟ,不知道有沒有上?」「真的嗎?如果我們也去拼,考上了走路都有風吧!如果我們上店長沒上,那就更有地位了!」我拎著一罐水,在樓梯旁拉直著痠痛的腳筋。隔了這麼多年,每天要坐上十個小時上課,簡直就是挑戰在下屁股的極限。


可不是我說大話,這上面的每一堂課我都老老實實上了。一堂沒翹、連上廁所偷閒的小伎倆都沒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