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音室配音記實

別誤會了,在下這種破嗓子,在家管管小孩還可以,出了門之後不太上得了檯面。最近接了個需要配音成 podcast 的工作,得將三份文件翻譯完成之後,配個適合的聲音放上網路才行。稿子是不成問題 (不過這次稿擠,還是請人幫忙的,然後由我和香港兩個地方完成潤飾),只是配音這檔事兒就真的是黃花大姑娘頭一遭了。約了今天下午四點去錄音室配音,我卻半個小時前就在樓下閒晃了。早點上去嗎,怕是空無一人,再等一下嗎,卻又忍不住想早點認識環境。最後,在台北市溜滑梯般的氣溫中 (從正午 28 度一路滑到晚上冷颼颼。隔天只怕剩不到 13 度),我頂著風,還是早了十來分鐘上樓。唉,準時真是一門難搞的學問。


筆下蓮花,口中人生。能將靜態文字變成有生命力的聲音,配音真是一門有趣的學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