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黃尾袋鼠

「你們拿來的那個黃尾袋鼠有問題,味道不對。」百忙間,Esther 接到岳父的電話。「應該不會吧?」「一定的啦,我一喝味道就不對。」半信半疑間,Esther 和我拿出手上未開封的酒瓶來端詳。怎麼看都看不出問題啊。


左邊是鐵蓋版,右邊是軟木塞版。不過兩支酒的高度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我的一百個富翁

話說近來洋酒市場風起雲湧,台灣人簡直如中古海盜般狂飲 (還是都存在床底下?) 威士忌,成為全球威士忌進口大國。愛又不敢講的我,總算也在 Esther 贊助下存了一些好東西 (買酒總是奢侈品,拿捏不好會被打屁股)。今兒個要露面的就是這一百個富翁─百富 (Balvenie)。

IMG_4353
百富精美的紙袋。東西放進去,身價提高不少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人頭馬烏魚子

話說某次跟人交流老酒時,看到酒瓶外面包了個袋子。「這支是我自己收藏的,品項很完美。」雖然對方沒明說,但是我猜這個袋子應該是他收藏的法寶。研究了一下,我猜應該是要保護酒標的作法。嘿,這種水磨工夫的事情,我最有耐性了,簡直達到天賦異稟的境界。兩天後,我稍加改良,做出了一整批啵兒棒的人頭馬烏魚子來。


嘿,這片烏魚子挺重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