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舞會

「今天下午不要回來喔。」「喔好,要到幾點?」小女兒的畢業舞會到了。為了讓她和幾個同學在家裡梳妝打扮,我只得帶齊我的玩具 (電腦和相機) 到外面躲一躲。今天這麼冷,單是看 Esther 和她幾天前上街買的衣服,我看這些小毛頭今晚可要冷死了。

畢業舞會的入場券,是一條項鍊。年輕真好
Continue reading

屋頂上的狗

「不好意思,這狗只會叫,不會咬人。」「但是我找不到牠啊!」「在屋頂上面。」「…」在山上,網路購物是我們的好朋友。過去爸媽難以克服的購物問題,Esther 和我解決了一大半。缺點是,盡心的狗兒什麼人都吠,今兒個單挑的對象是網購快遞。郵差先生有次來,跟我說「我都換成電動車了,牠還是會追我。」我真的很抱歉。

聽得屋頂上乒乒乓乓,最近已經見怪不怪了
Continue reading

脫胎換骨─一趟六個月的旅程

「我也很想跟你一起下班。」為了老爸一句話,Esther 和我在老媽走後幾個月開始了這一場瘋狂的換屋行動。最後,在許多人的幫助和祝福聲中,我們很快地把南港舊屋換到我這個社區來,希望能讓老爸和我「一起下班」當鄰居,不用再一個人孤零零地住在山上。

為了讓老爸心裡安穩,我們真是不計代價走了這一趟旅程
Continue reading

春花百朵開,珠豬引金福

年初一,睡到自然醒。用慣了的耳塞昨晚派不上用場,因為愛改排氣管的飆車族也放假去了。我總是懷疑,在一百公尺不到的距離內拉轉換檔,讓肥腸發出難聽的哺─哺─聲,到底能滿足些什麼?生活中缺少了什麼愛和自信,才要用這種方式表現自己?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