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白蘭地品酩之旅

話說自從過年以來,我開始栽進賞酒的世界。之所以說是「賞酒」而非「品酒」,其實是酒量尚淺且子彈有限,只能跟著一些前輩的腳步摸索前進。和動輒品玩數十年的高人相比,我這個年紀才對酒發生興趣已是太慢。不過後知後覺仍比不知不覺好,千百年來令人瘋狂的瓊漿玉液,沒有幾番體驗,枉費人生走這一遭。


實在是令人興奮的時刻。整天賞酒不如手中有酒,一次遍嘗各家酒廠的佳釀

雖然這幾年來濃烈的威士忌是顯學,不但要求單一純麥、要求年份,連要求哪一批桶子、哪一批酒都是學問。前兩年我曾經在 James 的引薦下喝過一陣子威士忌,盡可能在腦中寥寥可數的詞彙中想像什麼是泥煤、什麼是蜂蜜味。調和威士忌常勝軍百齡罈 17 年喝完了,12 年的挑剔就喝不下去。高原騎士 18 年風味十足,但是卻引不起 Esther 的興趣。山崎 12 年乾淨純粹,有著一點日本人吹毛求疵的禪味,是我最近喜愛的一支。最後一支柑仔店老闆推薦的蘇格登 12 年美國版,波本味道太重,買了 1L 不知道要喝多久?我有時候不禁想,這麼衝擊味覺的酒,眾人追逐的是喝入口中產生的刺激,還是可以表彰個性的意淫之美?

最近我不愛威士忌了,把注意力轉到白蘭地。威士忌的原料是穀物,白蘭地的原料是葡萄,基本上是個性截然不同的酒品。威士忌個性濃烈,白蘭地優雅迷人。早年台灣盛行白蘭地,但是這幾年品飲風氣卻大幅轉向威士忌,正是可以低價品嘗白蘭地美酒的時候。我跟 Esther 要了郵局的戶頭,讓我自己管理一筆小小的購酒預算。在我東張西望,汲汲營營了個把個月後,總算收藏的一些小小的成果。


原本還捨不得,後來心一橫把人頭馬 VSOP 限量版的包裝拆了。喝起來是不錯,可惜今晚你只是個配角

拜大陸同胞經濟飛快成長之賜 (惡?),這幾年各式酒品價格跳得飛快。阿軒阿爹漲翻天,根本喝不起,只得把目光轉向其他也是偏重大香檳區的干邑,例如人頭馬。原本我還打算用 VSOP 充充場面,催眠一下自己「放個 20 年,VSOP 也跟 XO 一樣純。」可惜這畢竟只是夢想,VSOP 不會是 XO,12 年的麥卡倫也不會是 18 年的。

軒尼詩 (Hennessy) 的 VSOP 雖然不錯,但是口感還是嗆辣了些,所以我今年過年只買人頭馬 (Remy Martin) VSOP 來應應景。法國政府根據土壤、氣候將干邑區劃分為六個產區,而其中最優良的葡萄產自大、小香檳區。人頭馬 VSOP 採用 60% 大香檳區葡萄和 40% 小香檳區葡萄,算是酒質不錯的干邑。人頭馬 XO 更棒,除了年份升級,成分則是高達 85% 大香檳區葡萄和 15% 小香檳區葡萄,算是非常優質的 XO。我雖然買了,但是捨不得開,再讓我忍忍吧。

捨不得開 XO,不過人頭馬 VSOP 可是被我喝得差不多,老想換換味道。今兒個有幸收到幾支價位不高的 XO,也都是頗受好評的一時之選。「既然想研究,那就都開吧。」晚上等小孩都睡了,找 Esther 在客廳裡坐定,好好走這一趟品飲之旅。

先開的是豪達 XO (OTARD XO)。過去 Esther 在飛機上 serve 的時候聽說也是有名的酒。瓶塞一開,濃厚的果香撲鼻而來。最近我為了學著品酒,還特地買了兩只 ISO 杯。可惜今晚要連開三瓶,還是得拿只白蘭地杯來充數。程度怎麼樣沒關係,那個架式還是要做出來滴。


我覺得 Otard XO 喝起來還蠻有個性的,有濃厚的烏梅味

嗯,果然 XO 就是不一樣,高下立判,級數就是比 VSOP 高了好幾級。沒有 VSOP 年輕的嗆辣,但見有深度的風韻和繚繞不去的餘香。讚,真是不錯。一時興起,我乾脆又連開了卡慕 XO (CAMUS XO) 和拿破崙 XO (COURVOISIER XO),小小周遊一下各家酒廠得意的作品。OTARD XO 喝起來味道濃烈,有明顯的烏梅味,是一款有個性的酒,酒體較重;排在後面的卡慕 XO 就吃虧得多,即使換了杯子和漱過口,仍然只能喝到平平淡淡的葡萄味。真的要說,就說它是一款優雅的酒吧,或許適合女性 (當然很可能是我這支卡慕 XO 級數還不夠的緣故。卡慕酒廠還有好幾級優於 XO 的酒)。最後是拿破崙 XO,Esther 一喝就喜歡,非常符合她的喜好。在我的感覺上,拿破崙 XO 口感比其他兩款豐富,所以應該使用了更多種不同風味的葡萄 (後來查資料的確是這樣,除了大小香檳區外,拿破崙 XO 還使用了一些邊緣區的葡萄)。口味滑順,很好入口,但是我嫌稍微它少了點個性,算是老少咸宜的 XO。整體下來我最喜歡 OTARD,Esther 則把票投給了拿破崙。


法國 CAMUS 酒廠出產很多等級的白蘭地。我手上的算是一般干邑,稱不上極品 (極品我也捨不得開了)


拿破崙 XO 應該大家都不陌生,真的蠻順口的。我想爸媽他們應該會喜歡

在這三支 XO 面前,人頭馬 VSOP 差了好幾級,蒙著眼睛也不會喝錯,可惜今天還是捨不得開人頭馬 XO。唉,沒辦法,有時候嘴饞,VSOP 擋一下也是可以的。我學到一招冰鎮法不錯,就是準備一個裝冰塊的杯子,保持冰不要溶出水,然後倒入一口份的酒,冰鎮幾秒鐘後一口喝下。如此一來,嗆辣的口感會被稍稍凍結,到達口中增溫後再整個散發出來,很適合喝等級比較不高或年份較淺的酒。不過,即使如此「厚工」,VSOP 的後韻還是差了 XO 一截。但是人頭馬 VSOP 也很讚就是了,味道比雜牌 XO 好。


品酩真是有趣。其實通常還要看酒色、聞香,最後才是入口的口感。不過我是初學,隨意就好。這杯裡是人頭馬 VSOP

嘗試過開快車的感覺嗎?嘗試過一山過一山,周遭景色在耳邊呼嘯而過的旅程嗎?連開三瓶 XO 就是這樣刺激的感覺!最後再補上幾口 VSOP 當結尾,哇!客廳如酒店,心情 high 得不得了。

隔天,早上起床頭痛得要死…「哇!真的假的,我把三支都開了喔?!」嗚嗚嗚,才剛入手的收藏報銷了,我的心好痛啊。

ps. 為了開始收藏一些好酒,我研究起保存的方式來。眾所周知紅酒需要恆溫平放,但是烈酒好像沒這個規矩,保存期限無限久。只要保持低溫、不要照射陽光,美酒應該可以安全無虞。另外為了搞定 angel’s share (天使的分享),我特地買了 M 牌封酒膜。Esther 笑我整天老做這些水磨工夫。嘿,就是這樣東摸摸西摸摸,興趣才會長長久久啊。


實驗室裡的用具,卻變成收藏者的好物


剪下一條。稍微用力拉,封口膜就會延展開來


隨著瓶塞開口走幾圈,隔絕空氣進出。有價值一點的酒可以用這種方法好好保藏,中式烈酒也很適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