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的準備

「咦?下個星期就是除夕嗎?」看來好像是老調,不過我每年都會發生「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事情。家中灰濛濛的玻璃還在等著我,卻還有一缸子的工作沒做完。我想,今年大掃除的任務只怕又要黃牛了…


算是個人的習慣,只要開始接觸什麼,就開始收集什麼… 不過錢坑無底,還是只能淺嘗即止

雖然玻璃沒有擦亮,但是其他該做的事情還是不能馬虎。Esther 和我分幾次把需要準備的酒品買齊了,打算在所有物資狂漲的今年好好過冬。說來有趣,原本不太懂「酒」這種東西,不過只要錢花下去,竟然也像大爺一般瀟灑。

其實,從 Esther 和我結婚到現在,十幾年來每年我大都會買罐軒牌 XO 跟家長過年。慢慢的,這傢伙越來越貴了。一開始這種每年一次的行程,勉強還能行禮如儀,心下還竊喜自己有眼光。不過這兩年,軒牌好像瓊漿玉液一般,身價暴漲得不得了。去年 3 字頭買的,今年還得到處打電話。找了幾家,神秘的電話那頭傳來驚人的 6 字頭,「我也只剩 3 瓶,你要就快…」。這年頭,什麼都炒作,台灣人不喝的白蘭地都給對岸拿去送禮了。我們這種小咖的,軒牌 XO 沒辦法追了,改收別的吧。


這個軒牌金耀是 140 週年紀念版,雖然薄如紙片,但是瓶身上鍍的可是真金。去年收的 (一般版的我就不開箱了)


人頭馬 XO,應該會是下一個炒作的目標。聽 Esther 說過去飛機上幾大白蘭地 XO 都是賣 2 千多,現在人頭馬 XO 也站上 3 字頭了。可惜剛入門,還無緣找到大花版的


人頭馬 VSOP。去年老爸開過一罐朋友送的陳年人頭馬 VSOP,真是香滑順口,難以忘懷。今年我也準備了幾瓶,不過要等到酒變老,只怕我等不了 (今年的瓶身是特殊版本)


乖乖,這個東西也不太好買。麥卡倫也算是威士忌界的搶手貨,尤其受到對岸的喜歡。紫鑽口碑不錯,聽說初代的更好,不過現在哪還找得到啊。在店家看到新貨趕快搶了兩支下來


多放一張。老闆說了,明年你拿來我貼兩百跟你買。我留個記錄先

最後的最後,乖乖放上警語。多喝無礙,喝酒傷身啊 (我的荷包更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