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的叛逆期

叛逆期?當然不是說我自己。那個整天打打鬧鬧、渾身充滿腎上腺素的時代早已過去。就算是惹過什麼小麻煩,老早也不復記憶,糗事根本想不起來 🙂 這回,遇到的可是自家日漸長大的小孩。老實說,我結婚得不算早,不過現在小孩卻比週遭的朋友都還大了些。有的朋友根本還在等龍子/女出生,忙著招呼/對付孕吐/慌亂的嬌妻/老公。奶粉漲價不關我們的事,褓姆難找的話題也和我們無關,不過我們家面對的問題可一點都不比別人少。


「怎麼才 145?我覺得有 150 啊~ 」小隻的哇哇叫,原來是和 Esther 量身高去了

老大這個星期六就要參加第六年的運動會了,小的則是為了大隊接力曬得竹炭一般黑。這兩個少了點稚氣,卻多了一些小大人的調調。在微妙的氣氛間,Esther 和我都發現小孩不一樣了。小大人們膽子越來越大、越來越有自信,伴隨著一絲桀傲不遜和一咪咪耳背。原來進入叛逆級的小孩就是如此,真難想像學校裡的老師有多麼難為。


雖然睏得很,但還是爬起來去看了小孩的運動會。奇怪的是,以前都叫運動會,現在稱為「體表會」,很大的一個程度是「表演」給家長看吧


小隻的還是一樣活潑,跳舞跳得滿頭大汗


六年級等著進場。哥哥的旗舞揮得不錯,剛好也能讓小男生發洩一下多餘的精力

「待會時間到就自己去洗澡,睡覺前要刷牙喔。」「…」Esther 站在走廊前朝兩個小孩的房間說,可惜傳來的回應只是一陣沉默。「哥哥把那個吃掉啊,你小時候都不挑食的,怎麼現在那一點東西也不吃乾淨?」我耐心地在飯桌上唸著,邊看著 160 幾公分高的哥哥繼續藏著雞湯裡挑出來的一顆黑棗,就是不吃。這個年紀的孩子,事情的意見越來越多,也越發感覺到「自我」的存在。難的是大人的角色需要調整,從衣食父母的角色變成亦師亦友的好夥伴。寫到這裡,Esther 對著客廳裡的兩個小大人喊著:「你們回家有先去洗手嗎?」「有啊,你剛不是問過了?」哥哥看著電視頭都沒回。唉,我猜,不會回嘴已經算是乖孩子了吧。


有耐心的 Esther 會陪著小孩下下棋,我的工作則是陪著小孩打打「快打旋風」。果然噩夢一點都沒變,怎麼樣我都打不過任何年紀的小孩


哥哥的棋力是我們全家人最強的。Esther 還說要跟他偷學幾步

在我的感覺上,這個年紀的小孩就是初生之犢,對自己的能力和角色認定起了劇烈的變化。你當他們是小孩,他們認為自己大得不得了。你當他們還是需要掛心蓋被的小傢伙,他們卻認為自己已經是在外行走多年的老江湖。六年級,在學校已是頂天的年紀,低年級時的羞澀早不復見。


印象中小隻的在低年級時,還會視經過高年級的教室為畏途,沒想到一轉眼已經快頂天了


「嘿,我要進攻了喔。」


「好,那我就下這邊…」


「妹妹妳確定要這樣下?」Esther 她們說好 2 打 1,哥哥口氣很大的允了


「沒關係啦,就這樣下啦」「妳這樣會輸啦」娘子軍起內鬨了


「不換了不換了,就下這一子」


「這樣啊,那麼我就不客氣了。吃!」


「Oh oh… 怎麼會這樣?」


「都是妳啦,都是妳啦」「我真的沒看到啊」娘子軍兵敗如山倒…

面對急遽變化成長的孩子,措手不及的我們又該如何?其實我自己倒是摸索出一個漂亮的做法,那就是:「把他們當成跟你我一樣的大人吧。」好多書籍、報章雜誌上,都把這個年紀的孩子描述成「想要試探大人的底線」、「想要表達自我」。其實,「底線」這件事情就是角色認知的一個大問題。小孩不能看電視、小孩不能不吃飯、小孩不能不去買醬油、小孩不能跟你回意見。這些「底線」都是大人設下的,就好比將小孩放在小型獸籠一般。在羽翼漸豐的同時,家長設下的規範對孩子的約束力也越來越弱。老是將孩子當成雛鳥,不如在適當的時候放手讓他們振翅一飛,或許海闊天空,家長可以離手「監護者」的角色,孩子也能享受一下渴望的自由。孩子不是要變壞,孩子只是想要跟你一樣,拿回事情的主控權。能夠自理的事情越多,他們越能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和生活哲學。換個角度來相處,或許還能發現孩子其他層面的優點。


雖然很皮,不過小隻的越來越有少女的樣子


放手吧。這樣的年紀,可是只有一次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