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夢遊仙境

一早,我突然在噩夢的驚嚇中醒來。以為已經超過四十歲的我,應該早已拋棄過去那個總是在遊樂場中追不到人、在地下室中躲避殺人熊的害怕的小孩,不過今天七點多就醒來,就已經和我的枕頭說 bye bye。


女兒美勞課帶回來的作品。她總是把這些漂亮的作品送給我們。每一件都很漂亮,只是漸漸地我們也沒地方擺了…

夢分為兩段,兩段都跟我的小孩有關。第一段夢境中,女兒和我鬥氣,鬧得不可開交。我在家裡大抓狂,罵了她之後講了一句「妳給我出去」,女兒竟然就這樣起身直奔外面,頭也不回。我幾步路衝到路口按住她的肩膀,說「妳回去,我出去」。然後跨大步往前走掉。我能去哪裡?身為一個和女兒水火不容的父親,我依稀在幼時熟悉的巷道中東走西走,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我不想要再看見她了」。街上空空蕩蕩的,和我被掏空的心裡差不多。


就是這個傢伙。如果有一天我能變成一個脾氣良善的人,八成是被這個傢伙磨出來的

第二個夢境是在交通工具上。看來擁擠的場景。座位一排一排的,像是遊覽車或飛機經濟艙的沙丁魚。兒子和女兒坐在中間,卻不知怎麼搞的老是引起騷動。兒子看似坐兩腳椅一般後仰著身,涼鞋在眼前晃呀晃。又再吵了。兩個人為了細故又開始鬥起嘴來。兒子又如同往常般在遊戲中作弊、逞口舌之快,臉上滿是不在乎的神情。我伸手拍了他的腿,示意要他把腳放下來,然後從混亂的腦袋裡希望找出一個可以說服他的道理,勸告他要誠實,別再滑溜了。沒幾秒鐘,他又往後倒了起來,在擁擠的人群中顯得格外突兀。「壓到後排的人怎麼辦?」我再拍他的腳,他卻更使勁地搖個不停。夢中的我怒不可遏,伸手往他的手上、腳上打了下去。依稀記得他長大的身體就如大人一般粗壯,我的力氣越來越小,完全無法對格檔的手腳發揮任何嚇阻的效果。我的手痛,我的心痛。我是愛惜小孩的人,怎麼有這一刻力不從心的感覺。小孩就這樣頑劣下去,離開了人生正確的道路怎麼辦?


除了要勤勉一點以外,兒子的脾氣比女兒好多了。只是,這個社會恐怕容不下懶惰的人呦


沒想到小朋友們竟然會玩西洋棋。一暝大一寸,說來一點不假啊

驀然醒了過來。正暗自咀嚼其中痛苦的滋味,卻聽到電話響了起來。老婆在房外接了電話,原來是剛出門到校的兒子發現功課漏帶了。這算是焚膏繼晷嗎?父母的責任不知道哪一天能了。不過我實在爬不起來,只得旁觀老婆入房換了上衣,拿起鑰匙包和兒子的功課出門。而我,爬起身來,離開鬆軟的臥房,走到客廳打開筆電寫了這一段。只希望這些夢境永遠不要成真,就留在我的噩夢裡,當成成人版的夢遊仙境吧。


來幫天蠍座的老婆拍一張。每次看她和獅子座的女兒交手,在旁的我連隔山觀虎鬥都有困難…


可憐的我。跟 Esther 說了我做的夢,換來一句「你是吃飽太閒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