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人憂天病

這下子真的糗大了。趁早上清醒時爬起來寫,免得回籠覺醒來感覺全忘光,那麼就無法寫下這篇應該可以幫助人的網誌了。


壓力無色無形,焚香也入妄想

前陣子,接了個客戶的案子。其實說大也不大,幾萬字的東西,應該也不是了不起的問題。但可能是延續性的吧,自從家中來了神桌以後備感壓力,總覺得家裡的擔子已經扛在自己身上了,什麼事情總都要弄得盡善盡美才是。於是乎,自從收到客戶的預告信後 (案子來之前有幾天緩衝期),每天就盤算著應該如何消化、如何安排。其實說穿了,哪有什麼安排?不就是把自己的時間補貼上去吧。

案子下來前的某天晚上,我照慣例倒在 Esther 買的瑜珈墊上看電視,突然之間胸口一陣悶。沒有任何痛楚,只是覺得吸氣只能進來一半,之後肺就滿了。奇怪?我繼續深呼吸了幾口,都是一樣。就跟從大型垃圾袋換成小型垃圾袋一般,根本吸不到預期的數量,肺的空間就沒了。「怎麼會這樣?」我心下一驚,嚇到了。最近生活有什麼改變?身體有變化嗎?我滿腦子開始思索。不到一分鐘,我找到代罪羔羊了:「就是那台 SHARP 除菌離子產生器害的吧?」話說為了家中開始焚香,我準備了這台 SHARP 的新機器。從產品功能看來,SHARP 的機器是產生高濃度的 Ion 離子釋放到空氣中,然後讓帶有正負離子的除菌離子發揮功能。一般機器只產生負離子到空氣中,為的是讓粉塵等粒子帶電擊,方便被濾網過濾;正負離子則是吸附在病毒等病菌上,可以帶走其上的氫離子,瓦解它的活力。當然,病菌就如同灰塵一樣會掉在地上。因此使用過後地上會有點粉粉的異樣。


這東西真是不錯,可惜我自認過人體質,連一丁點兒臭氧都感覺得到


全家人當然無感,Esther 還將它當成家中防霉除臭的法寶

我想,一定是這玩意兒有什麼問題吧。看了半天資料 (網路上國外有人反映使用 SHARP 機器後, 6-7 天之後發現胸口痛的情形),發現即使宣稱產生的是 Ion 離子,但卻不保證是零臭氧 (ozone-free)。臭氧這東西對環保有害、濃度高一點對人體也是有害的。然後,我開始陷入無間地獄 (形容詞),開始不斷蒐尋 SHARP 與其他空氣清淨機的資料。胸口鬱悶的問題沒有稍解,而且不知道是否同時,舌根後面腫了起來,牙床也一樣長了個大包。我好像孤雛淚,活脫就是個呼吸道病患 (我幫自己安了這個角色,唉,自作聰明)。這幾天裡我跟 Esther 抱怨得不得了,甚至打電話去 SHARP 反映。當然,SHARP 沒有理我,作作樣子打發掉我。


唉,我狀況不好,竟然又去買了一台 3M 的空氣清淨機。你可以想像那種溺水的感覺嗎?

胸口雖悶,案子還是要做的。我盡可能在白天多做一點 (萬幸,這案子算順利),晚上找 Esther 一起去健走。走的時候其實情緒還不錯,舒緩了些。但是一回到家,胸悶的情形又出現了。啊,這是什麼狀況啊?

隔兩天,趁假日回家,求助宗教的作法吧。老爸仔細幫我看了一下,「別人的胸口是跟卡住灰塵一樣,你的胸口好像都是卡住油,糾纏成一團。」唉,跟我自己的感覺好像。說來奇怪,我突然又能呼吸了。隔天早上醒來可以活蹦亂跳了。老爸趁著整理神桌,又來我家幫我看了一次。總是這樣,無論有什麼事情,老爸總是救了我。

高興了一整天,晚上又出包了。小隻的最近學了驕傲的毛病,除了說話趾高氣昂,還喜歡接話、回嘴。晚上見她跟 Esther 一句來一句去,實在忍不住就出聲罵了她一頓。結果心頭的感覺惡化了,感覺上心、肺、肋骨、胃都揪成一團。難以言喻的痛楚讓我整個晚上縮得跟蝦米一樣,連外出走走都沒力。「一定是什麼地方破了吧?」我仔細地體驗胸中的感覺,試圖跟照相機一般找到問題的根源。這晚,睡前胸口跟石頭壓住一樣,我只能小口小口地吸著氣。

隔天,精神回復了一點,我盡量多走多動,希望幾天內就打通「想像中」那些阻塞的血管,補好想像中的破洞。晚上,即便梅雨不斷,Esther 還是陪我到樓下騎樓間走走。一圈、兩圈、三圈,彷彿想補起一輩子少走的路般,我慢慢吸著氣在騎樓間走著。


為了排解想像中的問題,我著實每晚運動了一陣子


還好有 Esher,不然我肯定要困在泥淖中出不來了

晚上睡覺,我還是吸不到空氣。真的不行了。我跟 Esther 打聲商量,說隔天想到醫院檢查。Esther 已經差不多睡了,含糊應了一聲。隔天我起了個早,翻出從來沒有使用過 (至少 5 年沒用過吧) 的健保卡,找 Esther 一起去了趟醫院。沒辦法,太久沒接觸了,自己出門可能會弄得兵荒馬亂。

這年頭的醫院真是變了。放眼望去看不到什麼白色的配置,取而代之的是處處燈光、花草與養生麵包。診間裝潢得跟銀行 VIP 室一般,還真有那麼一點令人放鬆的效果。量了血壓體重,然後就是兩個小時漫長的排隊看診。「胸腔內科」是個怎麼樣熱門的科呢?旁邊的腸胃科、心臟內科等頻頻出來叫號,就是我們這間紋風不動。候診區的廣告影片看了第 20 次吧,我前面卻還差 4 號。最後診間護士要我先拿單子去照 X 光。也對,右胸、左胸全部都會痛,「喀擦!喀擦!」,乾脆地照了正面 + 左側兩張 X 光。回到診間前,發現連候診區的燈光都熄了,醫生護士老早用餐去也。我看著外送業者提著一袋便當送進診間。「唉,醫生也蠻辛苦的。」


這段期間,我簡直把醫院當成自家後院。我掛過胸腔內科、心臟科、精神內科,最後還去照了胃鏡。藥扔掉一堆了,難得有留一張部分藥粒的照片

戰戰兢兢坐到醫生旁。怎麼這個椅子這麼側?沒有面對醫生啊。都什麼時候了,我還在囉嗦這個。

「片子看起來很乾淨啊?沒有什麼東西。」我也猛盯著打直的螢幕看,特別是醫生按鈕放大的區域。醫生又問了幾句,漸漸問到我擔心的部分。「家裡有沒有人有心臟病史?」「應該沒有。」「胸痛是持續還是一陣一陣?」「…. 應該是一陣一陣吧。」(這個問題我想了 5 秒鐘吧,因為有時連續半個小時,有時只有悶悶的)。最後,醫生想了想,「你去測個心電圖吧。」心電圖?我想,恐怖的大門為我打開了。

二樓檢驗室沒人了,護士打了電話通知後要我去一樓急診室。什麼實習醫生、仁醫、急診室女醫生看多了,沒想到我會有機會躺在病床上,拉高衣服胸口夾滿電線。簾子旁斷斷續續有人咳嗽、有人呻吟,反而讓我覺得心裡很安靜。在這種與生命搏鬥的氣息之前,所有雜念都是多餘的。我不夠聰明、也太晚知道醫院是這樣的地方,否則我可能會喜歡在這裡工作。在外頭,工作的本質意義比不上這裡。在這裡的一點溫暖,都會是許多人莫大的助力。


外面下著大雨,我的心裡可也下著大雨,同樣受到鐵網的禁錮

這麼快?我以為要躺個半小時,沒想到約一分鐘就被請下病床了。拿著單子再回去找醫生吧。總算,診間門外就剩一兩個人了。單子先送進去,幾分鐘後才叫我。我坐在剛才嫌斜的椅子上,才發現這個姿勢是如我等「鴕鳥病人」的最佳解。低著頭,只用一支耳朵等著醫生發落。「咦?很正常啊,看不出來心臟有什麼問題。」我抬起頭,彷彿聽到天使在唱歌…

最後,醫生判定我是壓力過大,好心地給了我舒緩肌肉的藥,再加上一包胃食道逆流藥片。我一出來就被 Esther 狂唸一頓。「就說沒問題吧,我也認為應該是胃食道逆流。」是是是,謝謝小姐,先去吃碗龜苓膏當我的心意吧。真是聰明,這家店就開在醫院旁。


在這段期間,我還曾經自己一人去買了一缸魚回來養


也曾經養過小隻的從學校帶回來的蓋斑鬥魚。這魚我一直養了兩年,直到前一兩個星期才送到山上的溪流裡放掉 (不吃不喝兩星期,我顧不了這大爺)

雖不滿意,但是什麼問題都查不出來,就先擱著了。只是一到了晚上,心裡還是一陣慌。「我又吸不到空氣了…」雖然知道很煩人,但是我還是苦著臉找 Esther 訴苦。怎麼辦?都晚上 12 點了,要去哪裡求助?這種大象壓住的感覺,簡直讓人不敢睡著,怕沒氣了。胸口、上腹全部糾結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否是治胃食道逆流的藥效搞的鬼。我在空無一人的客廳裡信步走著,悲從中來,想不出到底應該怎樣才會度過這一關?我自己事小,但是怎麼對得起家人?物質的東西我不在意,但是想到人的情感就鼻酸。唉。

繞了兩圈,還是回房好了。Esther 看我真的狀況不好,起身到客廳去幫我找找資料。我躺在床上,用腹式呼吸法慢慢吸著氣,邊聽著冷氣颼颼的聲音。約莫 15 分鐘後,Esther 拿著小筆電來房裡:「我找到你的病了!」

我壓著胸口 (用腹部呼吸實在不符合人體工學) 吐氣,不抱希望看了幾眼。咦?越看越像。「自律神經失調,症狀 …」幾乎每個症狀我都有。真的就是這樣嗎?我腦袋中一片空白。我就像是在陸上想像閉氣游泳的人,真的就要被想像中的海水淹死了。完‧全‧就‧是‧自‧找‧的。壓力大、咖啡宵夜啤酒,搞得我全身系統失調。只要猜測自己哪邊不舒服,那邊就真‧的‧會‧痛‧起‧來。這幾天以來,我的心跳聲音大得像裝了擴音器、肺部像是灌了水,胃更不用說了,幾乎都能想像胃鏡溜進去東照西照的情景了。唉,杞人憂天,莫過於此。虧我還是知識分子,竟然用想的,就把自己想得半死,說來真是慚愧。


這段期間,我也曾經一人開車去棒球練習場


漫無目的,只是想找點東西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也曾自己開車上了後陽明山,只為了躲開平日熟悉的一切


再好的美景,心裡的感受其實微乎其微…


也曾在雨後來到天高地闊的草地


漸漸地,一個月一個月過去,我精神壓力的徵狀慢慢消失了


不過,我生活上還是蠻討人厭的。例如我就抓過印刷不正的問題 (《直搗蜂窩的女孩》)


see?差這麼多,印刷廠該打屁股

看完 Esther 的電腦畫面,我的胸口就鬆了一半。起身腦袋空空,睡不著了,隨便走到冰箱拿碗杏仁腦吃 (聽說杏仁有鎮靜的效果)。我打開電視,挖著冰冷的杏仁腦。喔,半夜的影集真是精采極了。

隔天,也就是今天,我盡可能拋開一切憂慮寫下這一切。我看遠的東西,想遠一點的事情,想想我的孩子、我的家人,以及我撿回來的這條小命。「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寫這個對子的人,該不會也曾經自律神經失調吧?

最後,我僅以個人的經驗提供幾點參考:

  1. 壓力來無影去無蹤。我個人的經驗是突然吸不到空氣,彷彿肺活量只剩下一半。別慌,壓力造成的。
  2. 疑神疑鬼,最糟。我為了懷疑可能是臭氧傷害了我的呼吸系統,查遍了網路上的國內外資料。唉,哪知道原因差了十萬八千里。
  3. 自己努力,不要一開始就軟弱吃醫院開的精神藥物 (如「百憂解」等)。精神狀況萬萬種,我不相信單靠藥物你可以完全回到正常。別吃藥,扔了它。
  4. 請務必要找到家人或朋友陪伴。他們會是你最好的幫手。
  5. 要有耐心。一直到現在兩年了,我才能毫無疑慮地走出這個問題。

ps. 這篇文章,我寫完兩年後才貼出來。前半年我盡量排解自己的壓力,努力到一絲一毫都不放過的地步。有時在入夜,有時在雨後,我還是會有一點神經緊繃的感覺。但是有了前面這一段經驗,我知道,只要放寬心胸,找到家人的陪伴,神經失調的問題總是能減緩與消除。如果您也為壓力和憂鬱所苦,那麼希望我的經歷可以為您帶來一點希望。

其實歸納過後,Esther 和我有一個共同的心得:因為家中擺設改變了,我失去了自己藏汙納垢的書桌 (小狗窩),也送走了排遣壓力的一台電腦 (我的 Diablo 2 啊),所以一切都卡死了。最後 Esther 和我重新調整了家中擺設,還給我一個小小的私人空間。說來奇怪,我就跟寄居蟹一樣,躲進殼後就放鬆了下來。


這樣擺還不行,不夠隱密…


就要這樣躲著才舒服啦

4 thoughts on “杞人憂天病

  1. 哦哦哦! 隱密的私人空間/時間,是必備良藥。 有了小孩後(私人時間變少),再加上看到這篇文章,有心有戚戚焉與或然開朗的感覺。

  2. 如果你還沒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小角落,建議你趕快弄一個。夜深人靜,坐在桌把玩周遭的一切時,彷彿有暖流為自己充電一般,又恢復了平日昂藏的神氣。

  3. 已修正。這麼失志的文章還有您細讀,真是感謝!

    更新一下近來的改變。壓力和憂鬱不是無形的,而是真正有重量、會壓垮肩膀的重擔。我就此遠離工作上帶來的壓力,盡可能把時間留給家人和自己。

    身邊也聽過一些朋友遇過相似的問題。真的不需要自己面對,找朋友和家人幫忙走過難關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