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的 IKEA

IKEA 進入台灣也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由於新鮮,Esther 跟我去了環亞百貨地下樓的南京店許多次,甚至也曾去了新莊店兩次。午後隨意逛個 IKEA,然後繞到同樣位於地下樓的 FNAC 翻翻書,日子還蠻愜意的。不過這種舶來品生活用具,怎麼看就是不習慣。我們每次都是花個停車費逛花園,出來兩手空空。記得我還問朋友「你去都買什麼啊?是那些長得很奇怪的木碗,還是一包幾十塊的白色蠟燭?」


2011 年的型錄來了,你有了沒?

偶爾的機會,我們開始收到 IKEA 每年的型錄。這下子被抓到弱點了,因為我們家總是愛翻書。型錄隨手翻了扔在桌上、茶几上、床頭櫃、廁所和地上,看過的人折一下、再折一下,慢慢挑出適合家裡的用具 (其實我個人認為是商品種類隨著台灣市場略有調整過)。總算,我們家有了幾件 IKEA 的東西,有了弄丟好幾次再重辦的會員卡。

這陣子,為了趕案子,我花了不少時間在家裡。工作這種事情,我覺得效率最重要。與其在辦公室裡埋頭苦戰八個小時,我寧願將時間分成五五波,切換環境兼換個心情,效率還能高個好幾成。也多虧這樣的做法,案子早了一天交出去,讓客戶高興一下。


當初就是看型錄的介紹去買了幾張椅子。基本款適合坐幾個小時?當然,買回家後我要天天坐、一直坐、隨便坐應該沒人管吧

不過,苦頭跟著來了。當時為了簡潔 (其實也是省錢),家中買的椅子是簡單的款式。易收且不占空間,往桌邊一靠什麼都看不見。印象中當時我還看著型錄開玩笑「基本款就能坐,不用買到什麼能倒能斜的高級款式吧。」沒想到這一兩個星期長時間坐下來,腰痠背痛不說,連屁股都噴出火來。Esther 看我苦著臉,還好心到藥房幫我拿了消炎藥跟藥膏。「我生了兩個,痔瘡也沒你這麼嚴重。」顧不得被 Esther 笑,我連自己去放水泡澡這種活兒都幹了,人生苦惱莫此為甚。偏生案子就還差個幾天,怎麼樣也要忍過去。Esther 還幫我縫了個好笑的甜甜圈椅墊,最後被小隻的拿去當成玩具花圈戴在頭髮上,唉。


這個椅面看起來簡潔吧,不過久坐之後才發現學問還在後頭


Esther 塞了坐墊,還幫我加了個甜甜圈。雖然功能不錯,但是爆笑有餘

如果您也想找一張好坐的椅子,別不信邪,有時候還是要相信廠商的推薦。東西在他們手上,一分錢一分貨,便宜的水果找不到甜的啦。


連 baby 用的墊子都拿出來用了。裡面有水,坐在上面滾來滾去。

ps. 最後的最後,還是樓下藥房的消炎藥和軟膏救了我。不過,久久才用到一次的東西,為什麼軟膏要做得那麼大一管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