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的堅持─老趴的秘密基地

話說自己雖然也是自詡有所堅持的人,但說實話身邊能在工作上固執、一本初衷的人真的不多。萬幸今兒個小黑趴遇到了個熱情、堅持的職人,堪堪將自己的身價從 B 咖拉回到 A 咖。


看到這個 logo,就知道車主是「源自於對修車的熱愛」之人

顧名思義,Volkswagen (福斯) 就是 “Volks” + “wagen“,就是「國民的汽車」的意思。雖說是在德國當地滿街跑的國產車,在全世界卻是賣得嚇嚇叫,尤其是在台灣。電視廣告強力放送著「Volkswagen 源自對汽車的熱愛」,但是在車主口中素有「源自對修車的熱愛」的口碑,大事沒有,小修不斷。偏生我又是個偏執狂,只要稍有動靜 (例如開車時聽到行李箱掉下一根針的聲音,或是感受到某顆螺絲轉鬆了 1/250 轉),我就往保養廠報到。多年下來,修過的東西零零總總,早已成為一疊厚厚的清單,舉凡後行李箱鎖 (壞過 2 次)、傳動軸、防塵套、引擎蓋撐桿、燈泡,只要稍微聽過的東西我都換過,而且都是回原廠維修 (回原廠修車到第六年,我想應該值得換到各位的一聲「哇賽!」)。


看到嗎?我竟然還接受原廠的方案繳了 500 塊,只為了讓輪胎可以永久加氮氣

只是原廠對車主的態度越來越懶了。買車兩年,還有可能接到業代的電話「大哥,最近車開得怎麼樣?」,第三年,保養廠還會發個簡訊通知你「親愛的 xx-xxxx 車主,您的愛車已屆保養週期…」。到了第五年,就只能自己看廣告「25 項免費冷氣健檢,德國福斯,佛克斯瓦跟得歐透」。忠心如我,只要接收到這類消息還是會揣著銀子回去,一直、一直到沒有簡訊、廣告只賣新車,到原廠完全忘記我們這種車主為止。


可能是忠心到無以復加吧,小弟還參加過 J.D. Power 的調查


第二次後箱蓋鎖壞掉。原廠更換零件保固兩年,我兩次壞掉時間相隔是三年

「也該是離開的時候了。」北投標達熟識的接待換了一個又一個,已經找不到會仔細聆聽我這種過敏兼龜毛型車主的人了。師傅的素質也是大不如前 (後來,我才知道換自動變速箱油時師傅遺漏了零件沒有裝回去),甚至還有師傅在我面前弄不清楚應該換裝的燈泡是什麼型式。說有異音,技師說正常;說變速箱換檔頓挫,技師帶著你開車出去,彷彿跑 0-4 一般的伸著手指數著檔次給你看,「啊這是一速、二速、三速、四速、五速」,是啊,這車的變速箱是五速沒錯,我問的是「換檔頓挫」,而不是變速箱憑空飛掉一檔啊。最後,我認為原廠已經對我輩老車的車主失去耐性,所以跟著網路資料的指引,來到過去原廠技師自立門戶的民間保養廠。


出來到外面的保養廠,「修車」的熱愛未曾稍退。我換過室內防眩後照鏡 (原廠料件價格令人噴血)


稍有概念的車主一定會流淚。我的水箱也破過…

眼見就要滿十歲的車,哪有什麼期許,就是順順開吧。雖然還是常常有「對修車的熱愛」,但兩三年下來算是無病無痛、散財消災。只是這幾個月來,遇到的問題卻是讓人頭疼:變速箱好像壞了。

冷車發動沒有問題,上路後順順開,時速持續在 40-50km 之間開了幾分鐘,就會出現 2 檔鎖住的情形,非得要拉高轉速到 3 千轉才會換到 3 檔 (3-4 檔亦然,4-5 檔不確定,因為沒可能在台北市忠孝東路上拉高轉速換到 5 檔)。無法換檔時變速箱會發出低鳴聲,得用手排 (Passat Tiptronic 變速箱採手自排) 強制換檔才行。只是如果再換回自排,稍一點油門就會退檔、拉轉速,繼續那個 3 千轉地獄的遊戲。這時,就想像自己開著手排車吧。手動強制換檔雖然能走,仍然可以感覺到變速箱中震動、鎖死的憤怒。

回秘密基地找 P 師傅修吧。只是插了電腦,沒有故障碼;上路試車,前幾分鐘卻是行雲流水,完全找不到毛病。這個變速箱鎖死的問題,就如同歌劇院中的魅影,只在帷幕拉起時對我眨眨眼。曾經我也以為這是小黑趴跟我之間的祕密,只要換了油門踏板上的那隻腳就迎刃而解。但是,但是,我還是無法忘情它美好的一切。安全、穩重,卻帶著一顆小號的渦輪,載著全家滿滿的歡樂。於是我決定面對這個問題。「如果搞定了,就再開個十年吧」。

除了趁著回原廠檢修的機會 (是的,我付過永久打氮氣服務的 500 元,靠噴嘴顏色辨認身分) 詢問 (就得到上述技師伸著手指頭數數兒的答案),毫無進展之際還是回到 P 師傅那邊抓問題。只是這種需要時間試車的檢查,實在很難要求師傅抽空多試幾趟,所以一開始也只留下「紙上案底」的維修紀錄。小黑趴,還是一樣抖抖抖,抖抖抖。

沒有地方去,我繼續去纏著 P 師傅。在第 101 次插上電腦,第 101 次找不到錯誤碼,第 101 次試車無解之後,我們決定直接採取 Try and Error (試錯) 的方式。P 師傅小心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情形,單靠我口頭形容的問題先列出一兩個解法,然後逐一測試。第一個測試就是更換變速箱油。Passat 在台灣的建議維修週期是 45,000 km 更換 ATF 油,很接近我的第二次換油週期,就先上了吧。隔天去牽車,啊,換了油真是爽啊,換檔感覺一整個輕盈很多。只是高興沒幾公里,變速箱仍然咬著 2 檔不給放ㄟ,想盡可能在忠孝東路上拉高到 3 千轉,哪辦得到啊,想哭卻哭不出來。


什麼都好,卻是變速箱有問題。Esther 跟我很傷腦筋,因為實在無意換車

再來。又抽時間回去,這次連 P 師傅都起了興趣。他換了顆空氣流量計 (我的只是數值稍弱,尚屬正常) 測試。我開上了高架接中山橋接忠孝橋回家,起初這問題害羞沒露臉 (你知道的,沒到黑夜魅影不出現的),不過該來的還是會來。用 50km 時速開了半公里,又有人咬著 2 檔不放了。

再來。抽時間回去,然後把小黑留給 P 師傅。過了兩三天,P 師傅回電「有試出這個問題了。我發現鎖住時油溫會瞬間飆高,的確是一個問題。」回廠一聊,才知道 P 師傅幫我試車了 1 百多公里,抱著電腦查數據。雖然問題還是在,但是我覺得不是那麼重要了。有人了解你的感覺真好,連車壞了也是一樣。

這次,P 師傅決定先治標。他幫小黑裝上自排冷卻器,然後去試。還是會鎖,他再接再厲,拆下保桿再加了一顆風扇。狀況仍然沒有解除,P 師傅半夜好心幫我把車開回來我家。「先頂著一下,隔幾天有機會找到料件我再來試別的原因。」我突然想起全國電子廣告「啾感心ㄟ」。


水箱柵和前保桿裡塞了自排油冷卻器和大風扇

隔幾天,接到通知「再回來試試看吧。」回去後發現 P 師傅廠裡多了台零件車,有機會可以交叉測試變速箱電腦,甚至是最後的終極考驗─變速箱閥體。他先測了數據,然後換上測試用的變速箱電腦 (長得像台網路分享器)。「咦?數據都一樣。可能要試車才能檢查仔細一點。」照舊,我留下車,把問題留給職人來解決。事後,我才知道 P 師傅甚至開著換過變速箱電腦的小黑趴到處跑,台北幾家變速箱維修廠都去過了。

可惜,這次還是無功而返。P 師傅讓我把車先開回家,風扇、自排冷都先裝著不動,約好等一兩個星期廠內有空檔的時候再回去。這次我們決定走下一步險棋,就是更換變速箱閥體。到此為止,除了更換維修週期的 ATF 油,維修費用是 0 元 (P 師傅加了 500 塊油測試,我照數給了,他也不多拿)。

為什麼要最後才走這一步?蓋如果問題出在變速箱,解法不外乎是換一顆中古翻修的變速箱交換件。但是誰知道原車主如何惡搞那顆變速箱?翻修完畢的中古品也僅保固一年,更換要價 5 萬多。而閥體是變速箱中的一組零件,側面了解幾年前一組新品報價是天價,更別說幾年後的現在。如果一開始就下此猛藥,卻發現問題不在此,那麼只怕車主 (也就是我) 跟師傅都要撞牆。因此我們慢慢忍、慢慢試,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走這一步。

約莫過了十天,秘密基地的電話又來了。我依約出門,幾乎如同回診般自然朝著泰山前進。到了維修廠,幾句寒暄過後,P 廠長小心地打開旁邊一個塑膠袋:「這就是閥體」。我看著餐盤大小的工具盤上,擺著泡在油中一組零件。看不清楚,好像有著整片金屬盤,還有幾顆約莫 50 元硬幣大小的活塞般物件,看起來不是很威猛的玩意兒。可惜沒拍它幾張照片,否則就算換了十台車可能也看不到。照慣例,留下鑰匙我就走了。知道有職人全神貫注地設法解決你的問題,除了放心,還是放心。


印象中,我看到的閥體就長這個樣子

可惜隔天一早得送小孩出門,所以給 P 師傅的時間不太多。晚上 11 點出頭,電話來了。「黃 Sir,換好了。我去繞了一趟淡水,也上了小坪頂,100% 不敢說,不過 99.9% 應該是好了。我車開去給你吧。」喔,我從電視前站起身來,飄飄然的腳步好像在雲端。半個小時左右,換了閥體的小黑趴出現在樓下。

送 P 師傅回廠的時候讓我試車。一路順暢,沒有什麼問題。感覺到換檔順多了 (不過聲音或手感變得比較沉一點),一路定在時速 50km 也沒有問題。P 師傅告訴我換下來的閥體中,發現有一顆似乎略有刮痕 (還是裂痕),應該就是從那邊會洩油出去。洩油跟卡死 2 檔之間的關聯性我沒仔細探討,也沒有仔細聽 (唉,師傅可是有認真講啊),只是小心地控制油門、感受到 2 檔跳 3 檔的輕微頓挫。小黑趴,看來你真的好了。到此為止,除了更換維修週期的 ATF 油,維修費用仍是 0 元。

更換零件車的中古閥體,竟然解決了這個變速箱的問題。P 師傅交代先多去試開吧,錢的問題等到了保養週期再說,我硬是請他粗算了一下,最多就是半顆翻修變速箱交換件的錢。竟然,我就這樣兩手空空的,將復原的小黑趴開回家裡。這麼多個小時的試車、這麼多種測試、這麼多種仔細的考量,都只是為了找出這台 Passat 的毛病。對 P 師傅,我除了以「職人」相稱,不知如何表達敬意。


某次到訪時剛好帶了相機,離開時拍了幾張。不過秘密基地就是秘密基地,躲在巷中沒拍到…


多給一張線索。正對面有公車有站牌,知道在哪邊了吧

在日本,「職人」是對學有專精的工匠的最高敬稱。在台灣,如果 Volkswagn Passat 有任何問題,那麼我極力推薦這位「愛車如你」的好師傅。

建明車坊:泰山鄉泰林路一段25-3 號;拼經濟專線 0936876323

ps. 打下這些字的今天,除了更換維修週期的 ATF 油,維修費用還是 0 元。Esther 一直催我趕快拿錢去給人啦,真是沒有 sense,別人說先不拿你還真的就沒拿過去…

12 thoughts on “職人的堅持─老趴的秘密基地

  1. 好像VW車都有類似小毛病不斷的煩惱..
    我家高爾夫幾年前變速箱換檔像被人從後面踹一腳的感覺,那時剛換到我們找的第二家私營保養廠沒多久,師傅馬上就猜變速箱油是不是跟誰購買,換了變速箱油再幫忙找個二手閥體..一直撐到現在 🙂

  2. 我想應該整個 VAG 集團都這樣吧。嗯,當修車成為一種信仰…

    VAG 的引擎很好,但是變速箱都好像紙糊的一樣。幾次我都在路上喊著「你這該死的變速箱,再有問題把你開去填海…」不過,其他部分就是不壞啊。

    不知道,雖然花了那麼多時間修車,不過要換台新的,還真不知道要挑什麼好。就再挑台 VW 好了…

  3. 看到版主的”環保煞車片有聲音” “水龜” “變速箱油..閥體” 還真有種…嗯…親切感~(LOL)
    真的!!是說開久了,嫌歸嫌還是想不出來要換什麼好..(老公在一旁”最好是有錢讓你亂換啦XD”)

  4. 真的,我們家也想了很久,甚至都去試了車。如果沒有中樂透,還真不知道應該換什麼車好。

    這兩天看電視說的,車子是負債。所以還是矇矇開吧。有機會去換個門板貼皮 (原本環保材質的不織布材質容易脫落,花幾千塊換成真皮的,感受很好)、塑膠料件部分噴點矽油活化一下,打個臘,你的 Golf 應該會跟新車一樣。

  5. 噗~說中了!! 之前還真的有買福士的一堆瓶瓶罐罐耶~ 就差那環保假皮超黏手沒去換掉XD 真的,有高爾夫可開,對我家而言可以偷笑了 😀

  6. 慘了,我的車好像也有這個問題,不會自動升檔,要摧油才會換檔,好像你車上的問題,我都有??

  7. 如果是這個問題,那麼我建議你可以朝電磁閥的部分著手。坊間好像已經有不少地方可以解決這個狀況。

    我現在的 2-3 檔,還是有點頓挫的感覺。若不是先前變速箱傷到,就是這組中古電磁閥也是損耗到出現問題了。哪天真的不愉快,我會直接去翻新變速箱 (好像可以找齊富),聽說 4-50 張小朋友能搞定。

  8. 2-3檔是最常用的,可能這也是最容易損壞的,原因之一
    話說Tiptronic 變速箱已經比現在的DSG還要耐操,DSG修起來,可是會想直接換車的(原廠報價都是6位數,外面副廠也是接近6位數,國內有一個VAG零件事故統計網站,版主應該知道)。

    不過我的是2.0,聽說那顆也不是很耐操,雖然只有四速都修起來,聽說也是跟Tiptronic差不多。

  9. 坦白說,久病成良醫,我對這棵 Tiptronic 有了一點心得,那就是電磁閥體很容易壞。

    在我的想法,或許很多閥體壞掉都跟保養不當有關係。以我的車為例,我回北投廠保養時,換變速箱油就發生底殼磁鐵技師沒有裝上去的問題 (P 廠長抓到了這個問題),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導致油品中雜質沒有過濾乾淨而毀損閥體的情形。我現在手上這顆 2-3 檔也是小有頓挫。如果再出問題,我會直接去「齊富」做變速箱再生的動作 (想很久了)。

  10. 請問後來你的小黑換了電磁閥體又開了多久,有去換變速箱再生動作嗎?
    因為我的PASSAT 愛信tiptronic變速箱也有此現象,鎖檔上不去。不然就是PRND燈全亮,不知道怎麼辦,如果是電磁閥換了有效,就換了再開幾年,不然就直接去換車唄。

  11. 我沒有送變速箱去再生,而是換了一個殺肉的電磁閥。到小黑出清前雖然還能運作,不過還是有頓挫感。如果再來一次,我會送變速箱去再生。

    變速箱有問題很煩人的。加油。

  12. 謝謝! 5/2日換了變速箱油,沒改善,技師由電腦檢測判讀說可能是變速箱有問題,電磁閥並無問題(我想這問題應該很難界定),會去找一家專修變速箱的維修廠試試,看看有沒有辦法再生囉!! 謝謝你的資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