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鐵盧

雖然我一直覺得沒什麼用,但是 Esther 倒是蠻希望小孩有些音樂素養。小隻的當然逃不過,就是那種父母會送去學個幾年鋼琴的那種命,哥哥卻是自己有興趣,還加減學了一兩年,有了音感之後才放掉不玩。叮叮咚咚、叮叮咚咚,聽久也習慣了。前陣子小隻的又拿了陶笛回家吹,那個聲音可就令人敬而遠之。學校老師苦心勸我們買高級的雙管給她吹,因為她在學校好像表現得有模有樣的。不過在我們家,功課或學習能力好一點也沒用,常規最重要。模範生臉沒洗乾淨,一樣用髒小孩的標準開罵,一點地位也沒有。


出門前小隻的心情還不錯。小孩還是笑比較可愛。

今天一早小隻的要去考 8 級檢定,我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載她們去 (星期天,應該睡到太陽曬屁股啊)。這兩天台北市溫度隨便就飆到 39 度,簡直是個大烤爐,就花點油錢讓她們涼爽點去考試吧。昨晚 9 點老師打電話來說會多考一首曲子,弄得大家心驚膽跳。Esther 隨便要小隻的練了一次,「喔,不錯嗎,就這樣去考吧。」我的天,這是哪門子的準備啊。我不是反應良好之人,記憶力和智力也屬中等,萬幸小孩平衡了 Esther 的高智商,每每總能逢凶化吉。有時在旁看著她們,我總有「噢,原來也能這樣過關噢。」這種感慨,跟我過去慘淡的人生經驗完全無法同日而語。


現在小孩也蠻可憐的,從小就必須接受大大小小多種測驗,父母還巴不得小孩早點練習忍耐力、挫折感跟考試經驗。我不禁懷念起自己小時候,那個還在巷口打棒球、集郵票的年代

我們到得晚,就先讓她們先上去考試吧,我自己在樓下晃晃。星期天一早,台北街頭冷冷清清,只看到望子成龍的父母不斷帶著小孩進進出出音樂教室 (哈,我們不也是如此)。不過看來媽媽大多是嚴格的,除了寒著臉督促小孩快步走,對運將先生也是毫不理睬。看著小小的身影揹著大大的琴袋,實在令人感慨。我想,到台北市內小學隨便喊一聲「鋼琴 8 級以上的舉手」,應該都能找出幾百個小小鋼琴手吧。


我一直很喜歡這附近的街道。福華飯店旁的復興南路,星期天的早上,悠閒而安靜


總算到了檢定考試的地點


每次我來這個停車場,總愛站在車旁看著天空發呆。台北市中心已經找不到幾個這麼寬闊的天空了


揉著眼睛的小孩、背著大大琴袋的小孩,以及,照片看不出來的嚴格媽媽


走到對面買點早餐。喔,這邊的房子已經貴得不像話了,竟然又在裝潢。台灣有錢人真多,每棟樓都把自己搞到千萬的身價


走回車上打打牙祭。隨便一抬頭,果然又是一個富貴的象徵。看來,我花 40 元停在這邊逛逛還真是便宜

左等右等,總是等不到 Esther 她們下來,曬得發昏的我甚至躲回車裡玩相機。又過了半晌,她們總算出現在電梯門口。咦?小隻的掉眼淚,考砸了嗎 (其實我昨晚就想跟老師抗議)?考前一天突然多出一首要準備的曲子,除非你是「野田妹」,否則絕對滑鐵盧的啦。小隻的邊講邊掉淚,Esther 跟我耐著性子拍拍她。這傢伙其實非常好強,被這種突如其來的意外偷襲,應該敗得非常不甘心。唉,這個年紀學點挫折也是好,否則太過一帆風順,長大了可受不了什麼打擊。


其實應該很不甘心。Esther 硬要她搞笑,沖淡一點難過的氣氛

考生考砸了,爸媽哪有什麼辦法?我們繞到 85 度 C 買了塊蛋糕讓她坐著慢慢吃,Esther 趁機去採買午餐。我坐在車內搖下窗戶,遙遙跟小隻的揮揮手。這個小子,就這樣一個人在咖啡店裡慢慢吃,慢慢恢復了笑容。「不要哭,這次沒什麼,下次考完我們再來吃蛋糕吧。」我在心裡輕輕說著。


前一天晚上拍的。這兩個長好大了,不知道還會窩在身邊幾年

ps. Esther 後來仔細問了考試經過,竟然給出「應該會過」的結論!雖然我滿腹狐疑,但是這個領域完全超出我的判斷能力。好吧,如果過了,我們就下重本去吃貴貴的冰淇淋吧。

One thought on “滑鐵盧

  1. 隔了幾個星期,通知來了。小隻的竟然通過了!Esther 說:「我知道會過,不然每次都這樣搞,下一期學員就都不去報名了。又不是考什麼出國比賽的檢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