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

最近工作忙,生活也怠惰了許多。前陣子甚至胸口鬱悶難解,著實難過了幾天。最後被 Esther 拖著健走了幾個晚上,總算稍微舒緩開來。有道是「賺錢有數,性命要顧」,我這種半夜爬格子的生活賺不了什麼錢,過勞的感覺卻接二連三跑出來。果然「生財有道」自有道理,我這種錯誤方式難怪生不了什麼財。


一下課就幫兩個拍張照片留念,否則這兩個傢伙瑣事也是一籮筐。事實上 5 分鐘後小隻的就因為沒有圖畫紙出門採買去了

好久沒跟大家打招呼了,來說聲「嗨」吧。哥哥臉色有點硬,因為趕著跑廁所;小隻的也是一樣,直喊著「我也要上廁所!」這年頭小孩大了,家裡一套衛浴不夠使用。有時連我自己想洗個手,都要排在第三名 (Esther 讓給我了)…


小隻的臭屁自己的新髮型在學校大受歡迎

我不知道目前的國小教育程度為何,但是小隻的在班上老是被幾個男生纏著,寫情書、告白,什麼花樣都出來了。Esther 問我怎麼辦,我一火大,決定如果再沒有改善下去就轉學吧。現代小孩早熟得快,電視、報章雜誌甚至是大人都不擇口,什麼玩意兒小孩都一清二楚。試想這樣的社會風氣會有乾淨的下一代嗎?唐三藏不取經,去打個遊戲找取經妹,像什麼體統?今天新聞中有提到,貢寮音樂節不禁賣菸酒,連 C 字褲都解禁了。如果是這般自由 (請注意,是由政府、業者和有心人士主導的界線),那麼直接開放大麻跟色情行業算了,遮遮掩掩,十足東方窮酸味兒。

說著說著,又出事了吧。小隻的幾天前跑步摔倒,大腿、膝蓋到處都是擦傷。勸誡她別再跑了,一出門買圖畫紙就被隨後出門繳費的 Esther 逮個正著 (事實上是小隻的旋風般跑掉了,Esther 半路喊都沒聽到,氣到冒煙)。回家沒辦法了,就到神明前罰站個 5 分鐘吧。


請神明扮扮黑臉吧。過去都是我在罵人,Esther 說我得好好修補父女關係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