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百元殺蟑螂─我看世貿南港館

這個星期,幾個客戶熱熱鬧鬧地參加了在世貿南港館的展覽。身為協力廠商,我們也得盡心盡力,端茶倒水,不亦樂乎。只是有一件事情不吐不快,那就是世貿展館的停車服務。


順著市民高架引道過來,只能從側面停車入場。想要看到這幾支飛揚的旗幟,只怕貴客還得步行到外才有緣得見。唉,動線是誰設計的啊

為了促進國內外經貿合作,因此政府砸下大錢在南港孵了這個世貿南港館,號稱全台灣最大的展覽場地,打開維基百科一看,乖乖兒不得了,竟可容納 2,628 個攤位,地上 7 層,地下 2 層,造價近新台幣 36 億。2003 年核定興建,2007 年底完工,2008 年 3 月 13 日啟用。只是,這個國家級的展場,實際參觀結果零零落落,主體周邊滿是施工中的布條和擋板,孤伶伶地矗立在市郊的一塊空地上。四周空曠寂寥,只有後方草皮上業者開發的大型平面停車場陪伴。猛一望去,還真像座上班時間的大賣場。


空蕩蕩的展場外圍。四周似乎還有很多整修或未完工的工程,到處可見圍起的黃色警戒帶

既然要參展,總算要送貨進場吧。雖然我已經遠遠脫離看展動物 (Expo Animal) 的生涯,但是想像可以看到塑造莊嚴隆重氣氛的佈置、文宣品、燈光、拉架,心裡還是有點期待。只是開車到了展場,怎地停車場前警衛旁多了個用紙貼的「200」。「單次 200 元?還用紙貼著?」不會吧,只是因公到個世貿南港館,就要這等開銷?我狐疑著放慢速度,探著頭看著警衛。「我送點東西來,請問 4 樓怎麼去?」「順著右手邊,下到 B1 再搭電梯吧。」警衛笑容可掬,揮揮手上的指揮棒要我前進。「沒抽停車卡?」我邊抱著 1% 的希望,邊幫皮夾裡的新台幣唸了聲「阿彌陀佛」。這年頭,兩百塊哪是那麼好賺的。


單是這幾天,我就到過世貿南港館 3 次。想要拍張警衛跟「200 元」的照片,DLSR 卻怎麼樣也無法邊拿邊拍。只得上 google map 抓張停車場入口的照片聊表心意。各位可以看到,google map 拍照時還是 30 元的一般時段價格 (圖片來源:google map)


不輸給其他世界級展覽場地的價格,但是軟硬體都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圖片來源:世貿南港館網站)

進了地下室,剛從刺眼的陽光中進入黑暗,眼前什麼都看不清。稍稍往前,完了,車道旁站了幾個穿背心的工作人員。「停車兩百喔。」我看著他手上揮著的發票發愣。這是什麼道理,就算是台北 101,也是取車離場前繳費。這裡不但先收 200,連發票都先捏在手上開好了,上面會是什麼名目?Esther 在旁咕噥著:「就要你不要停下來。」唉,兩百塊守不住了。這年頭,單是送幾個紙箱進場就要兩百,誰知道如果在這邊喝杯水要多少錢?


4/20 日,無展無風無雨,收我 200 元,只是證明這個機構貪財罷了,搶我們這些協力廠商的辛苦錢 (圖片來源:世貿南港館網站)


找到發票了!保留證據先。拿去消基會抗議?算了吧,還是先求中獎比較要緊。鄉愿和務實只在一線之間

辦展,主要目的在於活絡交易市場,提供最友善的條件促成商業活動。良好的設施與交通條件,加上公共權力介入主導,只是知名展場成功的要件之一。若能納入對設定客群的接送、接待,到展場的語言服務、餐飲服務、城市觀光導覽服務,才有成為國際級展覽場地的潛能。世貿南港館既是定位於國際級、一流的會展空間,理應該有更便民的服務才是。「展覽期間,汽車停車每次 200 元」,是為了控制臨時停車數目?還是為了平衡管理開銷?就我來看,這個高收費門檻,實在是個有悖展覽原意的規定 (沒事將車停進一個所有生活機能都在數百公尺以外的展場?我不認為有非展覽相關人員會進來,除非是傻了)。控制臨時停車數目?若是停車空間不足,何苦要興建多達 2,628 個攤位?節能減碳?想太多,當初就不該蓋在南港,而是應該蓋在出入方便的機場旁。太多矛盾,讓我覺得那 36 億新台幣泡水了。更何況,展覽活動表一查,4/21 日活動才開始,4/20 我進場就已經要繳展覽期間的費用 200 元,合理否?欺負協力廠商人微言輕?


「喔,你怎麼來的?」「嘿嘿,叫公司新來的菜鳥開車啊,我這麼老江湖了不會損血啦。」「是啊,我老闆帶客戶要氣派,結果皮夾掏了半天差點抽不出兩百塊ㄟ」「哈,讓他虧點錢沒差啦。」「你更厲害,連看十場研討會都沒花到錢了吧…」

最後我想通了。看展這件事,除了展覽門票費用,還得花上 4 個便當的費用才能停車,原來是一個「試煉真心」的遊戲。「真的這麼想看展、真的這麼想了解這些最新科技?那麼請先繳 200 元試驗你的誠意。」這個門檻,我想剛好可以砍掉流竄在各大飯店研討會之間的研討會蟑螂 (隨便用五四三名片索取活動單位禮品的人士,熟面孔就是那幾位) 吧 (搭捷運者還是攔不到)。其他無奈如我者,只能接受剝削,默默繳費給這個成天挖地補牆的錢鬼政府。喔?這裡是外貿協會經營的,是非營利性財團法人。非營利?一件賣 580 的潮 T 也說是非營利,政府和藝人的程度原來差不多。

適當的作法,應該是針對參展觀眾提供統合式的優惠。來看展?要走、要吃、要喝 (外賓還有住的需求),這些都是可以著力的地方。報到註冊領張名牌,然後展覽期間只要秀出名條就可以吃喝玩樂 (打太快,極樂台灣是不道德的) 享有優惠。出車時晃晃名牌,「嗶」一聲柵欄就開了,警衛親切地敬個禮,賓主在微笑中揚長出關,豈不尊榮備至?保證訪客印象深刻、大讚「Wonderful」!

記得 James 告訴過我,參觀德國展覽如何如何;網路上看過電玩主編大力讚嘆,參加日本 TIA 電玩展如何如何。除了精美導覽、接駁交通工具,到貼心城市指南,各國莫不致力於提升國際性展覽的水準。今兒個,我看到了大草皮旁的鐵皮工廠,看到了白紙糊的「200 元」,看到了敷衍了事的政府,卻也看到了耐心等待商機的廠商。台灣不是沒機會,只是政府千瘡百孔,漠不經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