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也有周年慶

結婚這碼子事,說難不難,說簡單卻真的不簡單。舉例來說,要記的事情就頗多了。舉凡除了常被老婆抽問的「我們第一天在一起是幾月幾號?」「第一天碰面時我穿的衣服是什麼?」「這部電影你是跟我看的嗎?」這種好答的題目之外,紀念日、生日、生肖、星座這些也多得不像話。如果再跟雙方家人搭起來,保證成為難解的題目。比方說:「我妹妹的小孩跟你弟差一個月生日,什麼星座你知道嗎?」「你弟跟我同年,他同學的老婆小我兩歲,那麼她屬什麼?」我的天,想要從這些題目全身而退,只怕不是滿臉堆笑就能逃得掉。


沒想到一晃眼,已經是兩位數了啊 (小朋友一人負責變一張「1」出來)

四月初,沒想到著實忙了一陣子。過去我總會將結婚紀念日這種天大地大 (台語) 的事情記在電腦上,否則日子過了毫無知覺豈不糗大 (幾年過後,結婚紀念日變成 Esther 跟我比賽誰忘記比較多次的遊戲)。今年換了新電腦,卻沒將記事搬過來,所以等到回神時,日子已經到了。

照慣例,今年我們仍然只是口頭慶祝一下,沒有什麼實際的活動。慶祝固然很棒,但是落實到柴米油鹽身上,就是沒興趣費工弄個花前月下的場合。如果缺什麼大東西,就是花錢當大爺 (=冤大頭) 買起來,例如去年就買了 WMF 的鍋子 (重到 Esther 的手腕扭傷);否則就是一切從簡,連蛋糕都省了。今年小孩大了點,蹦蹦跳跳,乾脆叫來拍個全家福吧。去年結婚十周年,我還真想不起來我們做了什麼 (怎麼沒想到要拍照)。


鏘鏘!幸福的全家福照片。十周年忘記,十一周年拍也一樣啦

說來,這十年來我真是經歷了多個人生的重要階段。五子登科登了好幾樣 (就只差沒有賺錢發大財),已經足堪安慰了。哪日若能承上啟下,將哥哥和小隻的拉拔長大,那麼就更完美了。拍全家福剛好架了三腳架,就來翻拍幾張過去的照片吧。


這就是我們家一切的起源了。年輕的 Esther 和當個小職員的我。結婚後一個多月拍的照片


新兵報到!2000 年我們家多了一個成員。哥哥跟隻小猴子一樣


辛苦的媽媽。別問我為什麼哥哥自己就能喝奶,因為這小子喝得兇,可不願停下來拍照。我們都開玩笑說這是「自助式」喝ㄋㄟㄟ


結婚一周年紀念。哥哥剛出生兩個多月


哥哥一週歲!老爸還鄭重其事地請了一桌 (日期不對啊?沒關係,我們家日子都是用「看」的,合乎意思比較重要)


與岳父一家合影。其實大家到今天都沒什麼變嗎


2001 年,第二個新成員報到,至此已經可以開一桌麻將了。小隻的皺巴巴的,哥哥則已經會大口嚼著波卡


Esther 還在坐月子,我則是眼眶黑得跟熊貓一樣。這段期間 Esther 在外坐月子,我每天胡混整晚,然後上床拿著 Palm 玩幾盤魔法寶石 (Bejewed) 後睡覺


拍於山上。老爸最最疼愛這個孫子,亦步亦趨地跟在哥哥身邊。唉,第一代小黃當時一如往常地看顧著我們全家


長大了,現在兩個成了這付精靈古怪的模樣,卻是我們的開心果


這個才是我們的結婚紀念大餐啦。7-11 的鍋貼、辣味雞球,加上新發現的 7% Kirin “Strong Seven” 啤酒 (棒!)


又出現啦!台北魚市買的「薄鹽鯖魚」。小烤箱烤個十分鐘,魚油滋滋作響,搭著冰涼啤酒真是絕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