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吳明珠

話說 Esther 前陣子因緣際會讓朋友把了個脈,乖乖兒不得了,小姐不僅心臟無力,而且還氣血虛弱,連脈博都把不太出來。雖然朋友已經是要開業的中醫師了,還是推薦 Esther 給資深的中醫師看看,擬個可長可久的調養方法。這兩天她東找西找,異想天開去看了名中醫師吳明珠。唉,沒想到接下來才是問題的開始。


看一次中醫拿回這麼多藥,如果都是健保給付,只怕幾年就會垮吧

中醫診所位置在羅斯福路五段,約莫十來分鐘車程,OK,還可以接受。只是整個復興南路、辛亥路到羅斯福路沿線,都是 99 秒燈號的交叉路口。彷彿說好了一般,幾十公尺卡一下,卡一下,簡直可以在車上看完一份報紙。把人送到了之後小弟就告退了,因為聽說萬頭鑽動,只怕還要等上一個小時。我的天,這年頭,如我者在辦公室裡等不到生意,卻有地方讓人排了幾個小時還甘願捧著錢等。一人一款命,早知道以前努力點,我也去念個什麼中醫師才對。

兩個小時後 (請注意,是晚上七點拖到九點半),Esther 打電話來請我去接她。入夜的羅斯福路底空空蕩蕩、燈火昏暗,就算是用了 GPS 我還是開過頭才停下來。Esther 滿身中藥味的上車了。「有效嗎?」我小心地問了幾句。「不錯啊,人好多。」小姐心情還算不錯。「是喔,那麼應該有看出什麼毛病來吧?」「不知道ㄟ,就把脈了幾秒鐘,說了很多。」我才剛想結束這個話題,沒想到 Esther 打開了話匣子,往後一個小時裡講的都是吳明珠。「應該算是好的開始吧…」我心裡想。


真聰明,連藥都幫人熬好了。這麼貼心,我想應該也不會太便宜…


我的疑問是,中藥不都要熬成一碗一碗的嗎?這個小包的份量看起來不太夠一碗ㄟ (Esther:有啦,剛剛好啦)

一個小時後,Esther 彷彿醒了過來,開始跟我念起看醫生好貴。Dr. 吳說她小姐體力虛弱,一個療程 (三個月) 還不夠,得調養兩個療程才行。只是,沒想到去看 Dr. 吳一趟,竟然得花上快三張小朋友!先來個臍療,再來個針灸,除了健保的科學中藥外 (是的,這麼高收費的診所,還是健保診所),再拿個熬好的中藥吧。零零總總加下來,沒有三張小朋友,只怕人得當在那邊 (或是壓身分證) 吧。

三張小朋友,可以喝一個星期熬好的中藥,4×6=24,三張小朋友要喝上 24 次,才能達到醫生所謂的「療程」。OMG! 這樣下去還得了!小弟我為了太座身體健康,當然義無反顧,準備勒緊褲帶。只是她小姐心裡老大不愉快,一直碎碎念。「這根本不是一般人看得起的…」上電視的名醫,費用當然比較貴啦。「你幫我開電腦查查看,我要看網路上別人怎麼說?」我默默按下電腦開關。「這個藥看起來就跟上次某某某喝的一樣啊,哪有什麼特別的?」我苦口婆心說名醫案例多,比較有經驗,藥方應該也有點名堂吧。「不過我覺得這番這番,那番那番…」這個晚上,我覺得自己好像吳明珠的助理。


除了熬好的藥,也拿了粉末包科學中藥回來。包裝的圖騰蠻有趣的


我想,這些項目應該囊括了所有文明人的毛病吧

隔天,「這個藥喝起來就是那幾味啊,就是當歸什麼什麼的」是是是,小姐厲害到可以喝出黑壓壓的中藥的成分。「我覺得啊,應該可以打電話去問問看說能否只要臍療,700 塊給她就是了嗎。」別人的療法都是整套的,我們家 Esther 就很愛自己配著用。「我算過了,她這怎麼算都比外面貴了一兩倍,而且每個人都喝一樣的,表示這藥方就是一般的補藥嗎?」唉,沒有人逼,真的是小姐妳自己愛去跟別人擠的啊。這些名人去的地方,那種「低消」我們沒辦法啦。

下午,去接小孩下課。「我覺得啊,應該可以換個地方看看,喝的中藥應該也差不多。」對,對,我真的認為我們應該換個地方看。原本打算傾家蕩產讓小姐補補身子,看起來不用了。只是,為什麼我沒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又在等紅綠燈。66、65、64… 「你認為她有沒有很會把脈?怎麼才幾秒鐘就說了那麼多?」…「我想喔,她這樣一天診所就可以收個幾萬塊現金吧… 你怎麼不說話?」我把安全帶拉過來蓋住嘴巴,囁嚅著說:

「我… 不… 是… 吳… 明… 珠…」

我想,我們再也不會去看 Dr. 吳了吧,否則我的耳朵會累死… (Esther:嗚,我對那些錢好心痛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