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宅宿命又一章─海砂

「醒醒!房子不知道哪邊垮了,好大聲!」半夜,Esther 驚慌地把我搖醒。我艱難地從夢境回神,眼皮實在睜不開。前前後後巡了一遍,卻沒發現什麼狀況。「沒看到,明天再找找看。」

住了這麼久,國宅什麼都好,就是房子爛了點

不過房子裡的風吹草動,怎麼躲得過資深主婦 Esther?原來是廁所天花板塌了,只靠薄薄一片塑膠板頂著。國宅原本就是海砂專業戶,加上樓上鄰居漏水,導致鋼筋生鏽膨脹。膨脹到一定程度後,張力撐破水泥表面,就是俗稱的「膨管」。膨管到一定程度,整片就會大面積崩落。只是竟然到連天花板都壓彎了,不禁為我的小腦袋捏一把冷汗。

「我家廁所屋頂塌了,麻煩一下。」Esther 動用惡勢力,硬把忙到不行的師傅拉過來
Esther 拍給我看。現場一片狼藉
膨管崩掉的水泥壁。掉下來應該會出人命吧
「你家有沒有米袋?」「有啊,你要幾個。」為什麼 Esther 會生出米袋,我連猜都不想猜

找問題簡單,解決起來挺囉嗦的。熟識的水電師傅將膨管的區域清理乾淨,然後上樓跟鄰居商量抓漏水。浴室抓漏其實很簡單,作法之一是請樓上住戶配合先停水 24 小時。樓下如果還在滴,就表示是進水管線漏 (因為管線裡有水);如果樓下牆壁變乾了,那就是排水漏,問題可能在樓上的下排水管或浴室防水層。我們抓到的情況是後者,「跟我猜的一樣,比較好處理。」水電工對自己的判斷很有把握。也是啦,若是進水管線漏,老國宅幾乎只有換接明管一途,鄰居肯定不開心。最後,水電師傅開挖樓上,找到一段沒有接好的排水管,完美解決漏水的問題。

挖開膨管的水泥壁後,可以看到樓上漏水的水珠

施工這幾天,樓下雖然不再漏,不過管道間的霉味和濕氣非常討人厭。雖說有點工業風,不過蹲在底下還是有點怪。我四處搜括家裡的紙張紙板文宣品,耐著性子慢慢拼出克難的「巧拼」天花板。

清理好的壁面,看起來有點工業風
另一側。跟國宅三十幾年的鋼筋和磚頭說聲 Hi
管道間味道實在不怎麼樣,找東西蓋一下
記錄一下,屋頂塌下來可不是天天有的
這裡也拚一塊

樓上漏水處理好,接下來就是復原樓下的天花板。或許是疫情的關係,不知道多少人時間都在家裡消磨,水電行忙得不可開交。我們家這一片巧拼天花板,就這樣高掛了快一個月。「我明天直接到他店裡去堵他。」Esther 又要出馬了。

「不用問了,你老公一定要我抹水泥上去。」總算等到師傅來。他說其實紅丹 (或油漆) 塗一塗,裸露的鋼筋可以不用管。但是想到我的囉嗦有點煩,所以問都免了,直接用高標準做就是了。回家後,我對新的牆面非常滿意。不過水泥要留點時間乾襙,所以我們還是蓋上巧拼天花板。

塗上油漆,抹好水泥
已經發展成巧拼天花板了。師傅抹水泥時丟掉了我的 1.0 版巧拼,害我找不到材料組 2.0 版 (1.0 版比較美)
「把你那些廢紙拿走啦。」Esther 抱怨巧拼天花板會有東西掉下來,但罪魁禍首是吹風機

隔了幾天,我家的門鈴又響了。兩個師傅扛著工具走進來,活像是背水一戰的阿兵哥。沒想到天花板施工很快,成果也很好。我完全忘了問為什麼水電行會做天花板。「不應該是木工來嗎?」「他說他什麼都會。」「喔。」

要完工了,但好像少了點什麼
有點悵然若失,原本抬頭就可以看到小魚餅、Lexus 和 Gogoro ,現在只是一片慘白

晚上,Esther 跟小孩炫耀新完工的廁所。「我比較喜歡以前那個用紙拼起來的。」「…」難得我老婆也有無言的時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