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展翅─金爐躍青天

「再過來一點。」風吹雨淋,廟裡的天公爐也到了該翻修的時候。Esther 和我四處奔走,排除萬難 (不誇張),今天總算看到這一幕大鵬展翅的畫面。

日換星移。我們在虎山已經是第 38 個年頭了

「天公」是民間對玉皇大帝的稱呼。玉皇大帝是民間信仰的最高神,上天的代表。由於天際浩瀚,所以祂沒有固定的形體。民間供奉時多不塑金身,而是以香爐或上蒼牌位代替。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進廟宇時,一般都以天公爐為第一個禮拜的對象,以彰顯其神格的尊貴。

宮中的天公爐來自响仁和。口寬 2 尺 3,以鉎鐵鑄成

玉皇大帝是道教中天界的領導者,為地位最高的神,但不等同於佛教中的帝釋天 (佛教徒表示我不服)。不過由於台灣民俗信仰中佛道一家,所以很多佛教寺廟也設有天公爐。

宮中的鐘鼓,同樣出自响仁和
鐘鼓壓陣,千軍萬馬奔起

宮中的鉎鐵天公爐使用多年,又到了需要翻修的時間。但由於近年出入道路受阻,無法安排大型吊車進場,所以著實棘手。此爐當初是特製款 (爐口寬 2 尺 3,一般款口寬 2 尺 2),還有亭蓋,一般小型螃蟹車也很難處理。總算,最後跟鄰居借路,直接讓 15 噸吊車進場,以吊掛的方式吊過圍牆。天公爐吊起的這一刻,大夥兒屏息靜氣、仰首凝望。後來老爸指著我手機拍下來的照片,「你看,這像不像是大鵬展翅,好看極了。」驕傲之情,溢於言表。

雖然大家悉心整理,但是風吹日曬,每隔一陣子就需要整修一次
一般多為黑頂,但早年遵照神明指示,將亭頂顏色改為藍頂紅底
由於爐身是鉎鐵製,鏽蝕免不了。我們自己漆過幾次,但久了還是得讓專業的來
自己上漆的問題,就是顏色不是很精準。剝落後,底下已經露出原本的顏色
自行上漆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漆面太厚,線條都模糊了 (因沒有先噴砂處理掉舊的漆面)
這次整修會一併拿掉捐贈大德的名字。老爸說,人不適合跟天公放在一起給人拜,不合體統
依照神明指示,爐腳中央改採八卦 (而非一般的金珠)
清掉爐灰後的相片。爐底內部也有一八卦
如此棘手的原因,就是因為大型吊車無法通過廟前的小路 (紅色),所以得向鄰居工地借路 (藍色)
廟門前方的小路容不下大型吊車通行,苦啊
但鄰居工程廢料進進出出,說不準哪一天可以借路 (遠處中央就是天公爐亭頂)

自三十多年前起,宮裡的鐘、鼓、爐,都是向新莊响仁和鐘鼓廠購買。响仁和這幾年知名度大開,享譽國內外,王錫坤師傅更是成了全國性的名人,堪稱國寶級大師。但王師傅為人樸實,凡事親力親為。為了這一個多年前售出的金爐,王師傅親身來現場勘查了兩次。一次甚至把同行的老闆娘丟在虎山腳,自己跳上我的摩托車,只為了先來看一下狀況。「這個爐翻修後還可以用個三十年,不要換新的,太浪費。」仔細檢查後,王師傅再三交代,深怕我們年輕人不懂得愛惜,隨便把爐換掉了。

為求最好,Esther 和我來到响仁和。招牌上就是跟我們同款的金爐 (圖片來源 Google Map)
店門口就擺著同款的金爐。我們廟裡是訂製款,比較大一點
新爐就是漂亮。龍紋稜角分明啊
後面就是响仁和的工廠。不時傳來敲打聲,超有臨場感
王師傅人非常樸實,就像鄰居阿伯一樣親切 (圖片來源)
打電話過去,都是親自接洽,而且兩次過來勘查,完全沒有國寶級大師的架子 (圖片來源)
吊掛的這一天,陰雨綿綿。萬幸亭頂螺絲當年用的是白鐵,否則只怕難以鬆開
趕往圍牆另外一側。好心的鄰居調動推土機先清出一條路,我們的 15 噸吊車才得以進場
先吊掛亭頂。後來把小木梯靠牆,方便師傅來回翻越
得從左側的路燈和電線杆間穿越。沒多幾個人看不行
重頭戲來了,每條起重扁帶負載都能承受一噸以上,兩條夠了
仔細檢查吊掛的位置
也請熟悉工程的信徒來看一下,不能有任何閃失
「起!」偌大的天公爐,就這樣躍上空中
屏息靜氣,全神貫注。我趕忙騎上圍牆拍了幾張相片
陰雨中,金爐如大鵬展翅,飛入天際
天公爐的位置先安置符令,待送回時再化除

金爐翻新除了需要噴砂處理,還得補土磨平,然後再上漆。一個月的空窗期,且讓我們靜靜等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