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智慧─鹿茸

「開始了嗎?」遙遠的鹿媽捎來消息,她們家的公鹿已經開始割剪鹿茸了。照片上,公鹿雄赳赳氣昂昂,我嚴重懷疑以鹿茸入藥有移情的作用 (東方人食補,舉世聞名)。不過口碑多所正面,又有酒精相伴,大家自然樂此不疲。

趁空到宜蘭一趟,幫大家把合買的鹿茸酒搬回來

這年頭,太多生意都是網路進行。高科技人才十八般武藝,有時卻抵不上傳統行業的一本電話簿。到訪的這一天,鹿媽翻開她的電話簿給我們看,密密麻麻,張羅的可都是五六位數的生意。「這個先生,剛來時弱不禁風,喝了我們家鹿茸酒之後,身體越來越好。現在每年都帶一群人來買。」「這一個也是,每年都來,他們的朋友找一找,一次都買七八十兩。」鹿媽划著的照片讓人目不暇給,我真心認為大容量手機是他們的福音。鹿媽跟 Esther 一樣,幾千張照片就這樣放在手機裡。手機記憶體滿了,就再換一支新的。容量越換越大 (因為舊照片都不能刪),螢幕越換越大 (人也老花了)。賈伯斯應該沒有看到後者,才會守在 3.5 吋這個螢幕尺寸 (他應該會要工程師在同樣的大小,做出百倍記憶體容量的手機)。

取鹿茸時間點多在清明節前。事先預訂,就會收到 line 通知 (成功率比我們 IT 業好太多了)
得到鹿媽同意,拍幾張她給的照片
鹿爸六十幾歲了,仍是身強體壯。自己就是最好的成功範本
鹿媽非常年輕。其實除了鹿茸,鹿媽家還經營民宿,應該是由女兒在管理
鹿茸是快速生長期時採收的嫩角。如果不採收,鹿也有可能因為摩擦或撞斷嫩角導致組織壞死
採收下的鹿茸。放心,有幫鹿施藥止血並放回去活蹦亂跳了
準備泡酒的中藥材
切片後的鹿茸直接泡製藥酒。要一段時間後藥性才會入味
另一種做法是乾燥後製成粉末
鹿茸粉是另一種產品。也可以加粉光蔘下去一起磨粉

往年我們都是購買新鮮切片鹿茸,自行取回後泡製藥酒。 不過老爸今年懶得動,讓我們試試看養鹿人家的私房藥帖。實際喝起來,這一帖藥和我們自家的不太一樣。家裡這一帖,是老爸年輕練拳時向老師父學來。十兩鹿茸對一帖藥,入酒浸泡四個月後才能喝。

這是老爸的師父─丹炁 (「氣」的異體字,音同)。我們家的藥洗 (傷藥酒) 和多帖藥方都是來自師傳

或許鹿媽手上的藥酒是去年泡好的,酒精辣味去半,喝起來更溫和順口。「這是溫補,男女老少一年四季都可以喝。」若不是要開車,鹿媽只怕會要我馬上喝一杯 (Esther 喝了小半杯)。上車前,在門口撿菜的鹿爸送給我們一把西洋芹。「這是我自己種的,很甜,可以生吃。」說著說著,鹿爸直接咬了一口手上的芹菜。農家的氣魄就是這麼豪邁。

這一趟出訪的成果。忘了把西洋芹拍進來 (馬上就被煮掉了…)
這一桶是 30 兩的。其實有其他藥帖可選 (十全),不過我們還是挑正常的,據說有 30 幾味藥
這是 20 兩的鹿茸酒。配合 20 瓶米酒頭和中藥材泡製
馬上開始分裝。沒有好工具,灑了不少出來 (被 Esther 唸到臭頭)
由於是去年泡好的,藥性大多已經入到酒裡。勉強可以再泡一次,酒的份量以剛淹過藥材即可

回家後,兒子對這個新東西不置可否,小女兒卻頗感興趣。她蔥薑蒜辣都不怕,又有我們兩家的基因,我看也是小有海量,總算有她可以名正言順舉杯的藉口了。不過要注意,每日睡前 50 cc 即可,多喝無益。

鹿茸入藥已有千年歷史。這種古人的智慧,淺嚐無害
小小提供線索。有趣的是,鹿媽超愛跟人聊天,電話打去包你一聊不可收拾,手機很容易沒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