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貴婦比手快─蜂鳥和金銀花

早上起來,聽起來客廳靜悄悄地,沒有什麼動靜。總算,這個小孩史上最長的寒假,終於開學了。

靜悄悄的早上,有一點不習慣

蛤,「金銀花」?看不懂剛到手的寶貝名稱 “Honeysuckle”,我求助 Google 大神。原本我老朝著蜜糖想 (英文當是以其香氣濃郁命名),但東方的名稱竟是另一種浪漫。原來這花剛開時是白花 (銀),盛開後變黃花 (金)。錯落有致的花叢白黃相間,還有什麼名字比金銀更相襯?

要擠出空間放這兩個新同學,還真需要花點功夫
“Honeysuckle Etagere”,直翻就是 “金銀花書架”
線條優美,且人工仿舊成美式老傢俱的模樣
真正的金銀花長這樣。圖片來源
命名時或許是參考枝葉的形狀。圖片來源

還記得前陣子我們家為了餐椅搞得雞飛狗跳?為了退換那幾張溫莎椅,我們還有一筆差價留在廠商 (就知道溫莎椅身價不凡了)。幾個月過去了,這件事幾乎消失在我們的記憶裡。某天,「我的錢!」Esther 突然想起她的錢。「這次別再看上大東西了。」國宅的房子,哪塞得下全尺寸的美國傢俱?

這組中島還是這麼吸引人

到店閒逛時,我們巧遇另一組貴婦團,兩部賓士車大方地停在店正門口,氣勢就是不一樣。這種非假日的午後,正是貴婦出沒的時間。進門後,我們和店員小姐打聲招呼,「不好意思又來了。」熟門熟路,我們直接溜進展場裡。

小東西,小東西。不斷提醒自己只能看小東西
這個小東西應該不貴吧 (實際價格會嚇你一跳)

東張西望間,想不注意到貴婦團都難。「那個誰誰誰房間用得到,挑一挑一起送過去。」「那個要不要?」豪氣的聲音迴盪在展示間,看來對方是大手筆採購。Esther 和我錯開她們,在一組組美式風格的床組和沙發間細細打量。「我要這個。」冷不防 Esther 抱起一個水果盤。大理石層板,鑄銅蜂鳥和枝葉,果然是小姐一貫的風格 (華麗)。「這個只剩一組了。」店員輕聲告訴 Esther。側眼看到貴婦團長向我們投來關注的眼光,Esther 放心不下,直接請小姐把東西拿到櫃台去。貴婦團走近拿起另一款水果盤端詳,Esther 已經拉著我趕著上樓了。

搶回來的戰利品 。中間是一塊可活動的大理石
「這是麻雀吧。」「是蜂鳥啦。」
鑄銅的枝幹極美
另一隻小傢伙躲在另一角

繞了繞,牆邊的幾座展示架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這個拿來放玫瑰石不錯。」美式層架擺上東方奇石,有一點好笑。不過價格適合 (剛好消化掉保留的差價),層架又是百搭,是個好選擇。打量間貴婦團也上來了。我們摸左邊的架子,貴婦團就摸右邊的。Esther 和我才翻牌子看價格,貴婦團已經喊店員過來。在這個浪漫的午後,怎麼聞到一點煙硝味。

三種顏色,讓我們和貴婦搶成一團

「挑藍色好了。」Esther 在三層層架前駐足。我退了幾步,想像一下海軍藍搭上國宅的白色牆壁會如何。不過貴婦團也看上海軍藍 (這是英雌所見略同嗎)。「我不知道要怎麼搭配啊。」團裡年輕的小夫妻輕聲細語,下不了決定。這時團長說話了,「我送你們啦,一組放臥室,一組放客房。你們顏色挑一挑,要他們全部一起送過去。」為了怕藍色缺貨,團長和 Esther 都加快了速度,兩個店員分頭抄寫,好像課堂上的小學生。「我們一次要兩個,能不能查一查倉庫還有沒有?」保險起見,Esther 請店員先查庫存。這時貴婦團已經把手放上海軍藍的架子上擺弄。如果搬得動,只怕團長就要把它拎著走了。

放入主臥室。總算有一組可以對得起主臥室的層架了 (先前這裡放的是印表機…)
人工仿舊的痕跡 (我其實不太欣賞這種人工的做法)
漂亮的窗格
藍色太強烈,挑這色還是對的
又有可以偷放模型的地方了

寫好訂單,我鬆了一口氣。雖然最後一刻將顏色換成了 “Whipped Cream” (鮮奶油),但總算不辱使命,抱得層架歸。離開前 Esther 不放心,更是現場將水果盤包走。「搶贏的衣服最美」,不知道有沒有這一句應景的名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