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神無神

某日,為了安慰老爸,廟裡的老朋友帶來幾位外地的師兄師姐。寧靜的下午,撒下陽光的午後,只有泡茶間傳來的迴音,和我鍵盤咖咖的敲打聲。

但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宗教不就是愛己及人的祈求?

「這裡有三顆瓜子,你可以看出哪一顆比較大嗎?」有一點拉高聲音,看似主角的那位師姐突然這樣講。老爸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氣氛凝結了好幾秒鐘。這一種引導式的問答,雖然很粗淺,但對茫無方向的人特別有效。雖然我只是另室旁聽的觀眾,但彷彿可以看到魔術師拉開帷幕,即將開始接下來的節目。

一角的香蕉快熟了。台灣一年四季都產香蕉,莫非這是冬蕉?
拾級到後山走走
這一年多來,我在這裡記錄著春夏秋冬,陰晴圓缺

細節有點難說,但總之是一種半催眠半哄騙的過程。師姐偶而會用另一種語言說話,老爸愕然。旁人說道,「師姐說天語呢,待會會解釋給你聽。」我其實很為老爸難過,他想起身卻走不了。而魔術已經開始,我貿然進場也會壞了氣氛。就這樣,我們繼續看著魔術表演下去。

「你太太說知道你很思念她,以後一定會有相聚的機會。她要跟你說一句話,要你完成人生的任務,就有再見的一天。以後還有跟你吵嘴聊天的機會。」「看,你太太現在正在你的房間探頭看。」就是這種很基本的安慰,加上一點暗示。或許這種世俗的法門對其他人有效,但在我們眼中實如班門弄斧。生死的秘密,是過去一年多來老爸日夜參休的課題,又怎是三言兩語可以混過去?

莫了,聽說這些師兄師姐還在老爸面前打了一套拳,唱了一段非經非歌的天語。若不是有事要先行離開,我還真想看完這一齣現場版的大法師。目的呢?老爸說對方好像是來切磋,也像是要來跟老爸拜師。我卻認為可能是對我們小廟有興趣而來的。

午後的後山,還是一樣寧靜,只是鳥兒吱喳個不停。不太像在唱歌,倒像是在碎嘴聊天
枯葉即將迎春

隔兩天,另一個熟識的老朋友來訪,老爸和他聊起這幾個師兄姐的事情。「那個某某人被騙了啦,二十幾年前我就跟他去蘆洲拜過,那邊走的就是這一套。這幾個新來的有沒有跟你說天語?」聽到這裡,我跟老爸都笑了起來。老爸心中最後一絲懸念 (畢竟是老朋友引薦的人,總不希望是騙子),也在午後一掃而空。

小花園裡,生命開始醒了過來
茶花開始探頭了
漂亮多姿,是花園裡的嬌客啊
冬天的陽光曬得眼睛睜不開
大爐內還發現嬌客一匹
大哥麻煩你挪挪屁股,我們得要整理香灰啊

神愛世人,世人愛神。有神無神,盡其在人。

這老兄不斷洗臉,比我還愛乾淨 ><!

2 thoughts on “有神無神

  1. 我父親因爲心臟病猝死,當時我們都無法接受,求神問卜、問事等等…..什麼事都做了。
    過世已經六年了如今想到爸爸還是淚流滿面,前陣子一位師姊通靈後告知我們說爸爸都沒離開,他牽掛著我們,都沒跟菩薩走。唉,我聽完又大哭到不能自已,覺得自己很不孝,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看到你這篇文章我恍然大悟了!!真的將我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了,謝謝你。

  2. 我覺得,您的父親肯定往他應該去的路走了,因為在我們身邊,他沒有辦法走到下一站。我們應該做的,也是繼續走好我們的人生,並時時在心中想念曾有的美好。

    多麼有幸,我們能和這樣的父母共度今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