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導覽─龜吼村

「龜吼?」「對,我就是要去龜吼。」為了小女兒升學,Esther 和我著實忙了一陣子。好不容易塵埃落定,想外出散散心,Esther 卻給了我這個難題。只知道往北海岸,但我還真的沒去過龜吼。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去走走吧。

難得一天沒下雨,到北海岸走走吧

龜吼由來有數個版本,龜空龜孔,說法不一而足,不過查證後,確定龜吼是清代就有的地名。在《臺灣堡圖》中,除了標示「龜吼」二字,又以日文片假名標音「クカン」(Kukan)。由此可見,「龜吼」是清代就有的地名,但發音卻是「龜孔」(Ku-khang)。臺灣堡圖為日本殖民政府自明治三十一年 (西元 1898 年) 九月起開始實施臺灣土地調查事業的成果之一。

出門前我以為在八里,原來龜吼港是在萬里
來看臺灣新舊地圖比對。這是日本民治時期的臺灣堡圖 (1898-1904)
對應的今日衛星地圖

今日的龜吼村,是以捕魚為主的小漁村,村內有龜吼漁港、捕魚船,以及滿足饕客味蕾的各式海產店。東張西望間,我們跟上前方一團外地客。「這個時間小卷最好吃,我帶你們去那邊看。」原來是有老饕帶隊,怎麼能不跟著走?不過 Esther 的好奇心勝過一切,我們還是沒有走進他們訂位的餐廳,另挑了一間現點現吃的海產店 (畢竟扮相較佳)。結果,老饕應該才是對的,顆顆。

龜吼漁港,1959 年起陸續由台北縣政府興建及擴建,近期因萬里蟹聲名大噪
風平浪靜,小船靜靜地躺在海港中
龜吼由來眾說紛紜。龜孔很符合臺灣堡圖上的日文發音,但為什麼加上口字邊,真的就不得而知
整理牡蠣中的漁民
另一側還有擴建中的漁夫活動中心。他日再來訪吧
龜吼漁夫市集。九月中才是萬里蟹的季節,現在不是熱門時間
遊客不多。Esther 和我對海產不熟,一樣都沒買 (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拍照)
我猜假日應該就會人山人海了吧
說來很遜,我真不知道應該怎麼用單眼拍自拍照
村子不大,海鮮才是重點啊!
背景就是老饕帶隊的外來客
「吃看看這間吧。」Esther 還是決定探險一下
我瞪著這一缸缸海鮮,真的不知從何挑起。Esther 怕過敏,今天不吃蟹吧
中午不到,我們已經飢腸轆轆了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提早出門是對的 (離開時車陣已經出現)
避風塘中卷
豆豉鮮蚵。豉念ㄔˇ,不用謝我了
要了一盤鮮筍和炒麵
點了個蒜香北極貝
再來一碗魚肉湯。隨興拍拍,因為 Esther 已經開始動筷子
在我們家,沒有留任何時間讓你拍照。一拿相機,人已經走掉,上桌的菜已經開動,無情得很

飽餐一頓,遊興正濃。「待會去大里天公廟吧。」好久沒去拜天公,畢竟當初老爸老媽可是在這裡許願,讓我這個難帶的小孩平安長大。車剛起步,電話響了。「喔好,我晚一點給你。」客戶打來了。沒辦法,天大地大,客戶也很大,掉頭回去做事吧。

再見龜吼,希望下次再訪,我已經會點菜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