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春行大運

「明天早上要叫我們喔。」昨晚跟小孩拋下這句話,因為不知道自己會混到多晚睡,只好讓專業的來。有道是「初一早」,當然得要早起走春,除了進廟燒頭炷香,祈求萬事大吉,還得四處拜年才是!


初一早,全家走春去 (其實已經睡過頭了)

多年來的經驗,離家五百公尺就把車停了。山下的奉天宮規模一年比一年大,已經是熱門地標般的存在。加上出入管制和 (不受管制) 的各色人群,當然得要棄車就步。不過隨著提著大小供品的人群上山禮拜,別有一番熱鬧景象。希望神明眷顧這些子民,人人都能安居樂業,幸福度日。


「你們停到山下那麼遠喔。」「對,不過我們家蠻能走的。」我猜我們家的腳程,一兩公里走來都是輕鬆自在


轉眼間,奉天宮到了。雖說是「松山奉天宮」,不過現在這裡可是信義區,門牌鍍了金啊


隨手拍張照,結果差點走丟了


因為 Esther 她們抄了小路沒叫我啊


這條上山道路禁止車輛進入,弄得怨聲載道。我完全失去入廟參拜的興致,總覺得有以鄰為壑的感覺


奉天宮規模越來越大,不過許多活動和宗教無關,反而是如同「社教館」般的經營,例如最近的「生活發明展」

回家走一趟,其實沒拍什麼照片。其實我們晚到了少許,廟裡已經滿是到訪的香客/朋友。廚房裡正一盤盤端出熱騰騰的蘿蔔糕 (好彩頭) 和紅豆湯圓 (事事圓滿),為所有人分享喜氣和吉利!我陪在老爸身旁和朋友們泡茶,被伯伯阿姨們虧到不行 (最近就是胖啊)。明年一定要減個三公斤才好回家走春,否則真是太沒面子了 (理想啦)。

飽餐一頓後,我們拾步下山。小孩們興致略減了,所以今兒個就不進奉天宮。否則跟著廟裡的人龍繞,應該還要走上大半個小時。大人喜歡,小孩可能滿臉不開心。


隨便找個地方去吧。應該有只有過年這幾天,在台北逛街比較輕鬆。平日人車真的太多了

回程,我們隨意到了中正紀念堂。這個小時候的聖地 (今日的禁地),不知道是該來不該來。我站在偌大的紀念館大門前,的確慶幸自己是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過往人類的歷史就是殺戮、統治、換人統治、殺戮。為了形塑出絕對的權威,造神立像是各個統治者得權後的不二法門。這種巨大的造神遺跡,真的就只適合當成「遺跡」,已經不復紀念之意。不過造神運動天天都有,還都是巧心經營。這一點在今日社會釜鑿痕跡巨深,繼續著獨裁者 (們) 的統治之路。Esther 常說,民主和均富從來就是假象,我們只能慶幸曾經有如網路這種工具,讓我們得有那麼一絲的機會可以拉近民主和財富,不過它稍縱即逝,而且永不復返。想來真是精闢無比。


天氣好,是個可以脫外套的好日子


威權象徵?是啦。如果是一千年的帝王,那麼這種權威有其必要。但都已經是二十世紀,形塑這種權威感就顯得可笑。不過可笑和仇恨可是兩回事。我的眼光,我自己解放,可不需要拆廢什麼東西


有趣的是,這裡完全沒有本地人,都是遊客


要不是 Esther 玩興不錯,大夥兒連拾級上階都懶


主體建築物正在修繕。不過單看這種工法和規模,管理單位應該不是鐵粉,很鬆散


其實可以從歷史的角度做個「歷史人物交易所」。這幾年「蔣中正」這檔股票肯定跌了不少。股票老師說的,要平常心


我對這對母女也是很沒輒。能讓對方哭笑的都是對方,我跟哥哥都是空氣


還好園區內還有國家兩廳院 (戲劇院和音樂廳),多了些非威權的用途 (我今天講話怎麼綠綠的)


國家音樂廳


國家戲劇院


威權的枷鎖可解,但是民粹的枷鎖如何解脫?


改了名字就是自由?信了你就輸了


不過園區內乾淨有致,已經算是台北市政府少有的好表現了。這幾年台北市政府經營得很敷衍,到處都是得過且過的痕跡,非常不應該


湖旁 (不知道是雲漢池或光華池) 都是外地遊客,看不到幾張熟悉的臉孔


凱旋了。能讓我們家一夥子停留超過半小時,這個紀念堂已經值得紀念了

2 thoughts on “走春行大運

  1. 這個廣場 真的數年沒去了!
    記得小學時 美術課 還全班去那裏寫生!

    祝MALIC 闔家
    健康平安! 事業蓬勃! 學業順利!

  2. @Will 也祝你新春快樂,旺到福到。

    高中時這個廣場,都是來看女生的。台北市各校樂儀隊都是在這練習,綠衫白衫黃衫,目不暇給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