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小旅行─士林官邸

咳。懶惰是會習慣的。才隔一天,我又拎著相機包四處閒逛。今天雖是冬至,外邊卻如春暖花開般,連長袖都穿不了。根本就是引人犯罪啊 (振振有詞中)。


天暖花開。其實一切都是錯覺,今天是冬至

原本想一鼓作氣下到南庄,不過煮湯圓祭祖晚了些,出門遊興稍減。就隨便在台北逛逛吧。今兒小旅行的目的地,是停車難如登天的士林官邸。


現在應該不是花期吧。只有園區門口的部分有添購新花點綴。不過過年時就會是一番新氣象了


或許是平日,或許陸客減縮,沒想到輕輕鬆鬆找好車位,不想下車都說不過去


前進吧


拍一下官邸公園配置圖 (應該只有我會到處拍這些解說圖配置圖某某圖了吧)


右側會先經過玫瑰園


不過或許是季節不對,連殘花都不剩


我只有在僅存的一盆找到幾朵玫瑰


繼續入內吧。左側是主題園區


兩側的白千層長得還真是雄偉


覺得我小有植物學概念吧。其實是看來的…


白千層原來是一種喬木。不知道生長快還慢

坦白說,這次來的印象遠不如幾年前到訪。很多地方維護不力,甚至小小出現殘敗的景象。這在過去的台北是看不到的。很明顯,當今的市府不是一個講究人文的市府。多年培養起來的一點文化風氣,就在街頭的變遷間悄悄逝去。我們就算滿足了溫飽,但失去肉體之上的層次。這是一種退步。

一旁的中式花園、西式花園、表演台、生態池和露天音樂座,目前都成聊備一格的裝飾品。雅致不足、沒有飛鳥走獸,只剩荒煙漫草 (我是說得比較誇張些)。


官邸正館是要收費的,連導遊都不帶遊客進去,都這個位置拍張照就走了。坦白說,我也不太想進去


還好一側有個小小花圃撐撐場面


這應該是中式花園嗎?雜草多到像生態池


這些歪歪斜斜的植栽,是西式花園嗎?


這顆拼裝的巨型萬壽菊孤伶伶的,不過我想農曆年時絕對就不是這番景象了 (印象中很美喔,到處都是花團錦簇)


露天音樂座。上面空無一人


這兩隻金雞,肯定是明年的吉祥物了。今年年過得早,希望到時候不要又是穿短袖的天氣 (四季分明才有感覺嗎)


不到二十分鐘,我們已經走回入口


聽見導遊講得口沫橫飛,我也靠過來拍張照


車長 6 米 47,重 3.4 噸。好一個時代的產物!也是只能留在時代裡的產物

出門口,路旁的法輪功學員跟我微笑招手。「向您報福音,繁體字喔。」是,我也熱愛繁體字,學過一點孔孟,台語講得也不錯。在這個時代,我珍惜這一切,它造就了你我的與眾不同。


打道回府了。不過官邸一定有魔力,因為我又差點在某個角落迷路,和幾年前繞過的路線一模一樣…

11 thoughts on “又見小旅行─士林官邸

  1. 思想起~當年這裡真是秘密基地,西歐斜對面還有家田納西西餐廳,再往七段走,天玉街溫莎小鎮可在露天咖啡坐坐,晚上呢?可在天母北路底的魯蛋小酌一番…現在呢?坐在辦公桌前,思想起啊!

  2. 哈哈,真是如此。以前中山北路上還有家黑豆咖啡,是我經常到訪之處。其實原本有兩家,一家在士林陽明戲院斜前方,另一家在現址 (老闆老闆娘各看一家的樣子)。後來陽明戲院前的店收了,我才尋香找到中山北路這邊來。

    越想越受不了,最近就找時間回去喝一杯好了。

  3. 黑豆咖啡至少有20年歷史,喝的是回憶,天母東路的法樂琪安在否?以前中山北路6/7段一帶,商店韻味獨具,7段曾經有間誠品書店!
    下次有雅興的話往仰德大道走走,
    半山腰的林語堂故居傍晚的落日會讓你印象深刻!

  4. @Zhengyu 沒錯。也難怪來訪的陸客很多。我與幾位打扮入時的大媽一同入園,她們對蔣介石的一切都很感興趣。

    @Joe 天母地區獨樹一格,那還用說。窮學生去不了法樂琪,不過林語堂故居倒是流連忘返之地。

  5. 最近两岸气氛紧张,希望不要出乱子才好。老蒋和老毛都被神话了,长大出国后看了维基百科才知道,所谓伟人也都有龌龊糗事。换句话说,没有经历过龌龊糗事的道德洁癖者,也成不了伟人。

  6. 這一點,我完全贊同你的想法。

    資訊封閉的時候,我們接受的都是單方面的知識。但資訊多了,斟酌是非的理性又是另一層關卡。

    就我個人來說,短視近利的做法我很無法接受,就好比台灣現在的政治環境。至於兩岸的問題,不知道在哪邊看過一句話,我有共鳴,那就是「這需要更高的智慧才能解決」。例如,單是近代「國家」一詞的起源,就有很多長遠的論點。有沒有想過,時間往後拉,「國家」會變成不是國家,變成邦聯/聯邦/宇宙共和國呢?在那個時間點,血統重要 (如「我是維吾爾族人」、「我是某某人」),國家的定義模糊。在那時,我總算可以很確定的告訴小孩:「我們是中華民族」。

    有人說,台灣處境像南明;有人說,日本戰敗後台灣地位未定;當然,我小時候封閉的教科書說,我們上承文武周公,往上可算五千年,往下還有五千年 (湊個「萬歲」好了) 🙂

    我想,世界上如台灣現時這般「妾身未明」的地方應該不少。但有趣的是,某個程度來說,我反而覺得這也是一種萬中選一的經歷。對那麼多事情都能發出「為什麼」的疑問,也是一種特權。

    但願我們今日這麼多疑問,留給子孫的是個好結果,也就是了。

  7. 在申根国家,国界几乎不存在,人口完全自由流动,我可以当天往返丹麦与瑞典,叙利亚移民危机前甚至连身份证都不需要携带。国家与民族的概念在这里,已经逐渐模糊了。虽同属日耳曼人后裔,历史上两国血战不少,能有今天的融合程度,我想主要还是经济和意识形态相当的结果。问题是,在开战之前,两岸能否有足够的时间等到那一天。

    相比之下,我参加国内同学的微信群,民族主义情绪倒是相当高涨,特别是对日本和台湾的态度。回国探亲,家人甚至提醒我不要穿着印有日文的体恤上街,以免有人身威胁。你说台湾人有诸多疑问,可大陆人估计会回应你个“呵呵”:因为主意已定。这几年,战争的可能变大了,特别是在大陆钢铁等行业产能过剩的情况下。

    很好奇,黄(?)先生您文笔流畅,还有这么一个专属博客,是否是作家之类。看您以前的文章,貌似是IT业界人士啊?

  8. 是的,以拖待變有可能是一種智慧,當然也可能是一種無解的想像。戰爭發動的原因,自古以來都是一小撮精英份子的決定。有道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人類進化了幾千年,戰爭這種手段雖然式微,但恐懼卻始終沒有從你我的身上消失。有趣的是,不過就是幾十年前,同樣也是風聲鶴唳的情景。那時若有戰事,不知是否還有今日的你我。

    做為想法上的討論,我個人很是同意你的觀點,甚至相當程度可以認同你們的意見。不過我們可以小心的是,自古以來民族意識/民粹一直都是最廉價也最有效的管理工具。動用這個工具,可以掩蓋錯誤、可以鞏固政權,甚至可以谷底翻身。台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邊俗話說,「肚子扁扁,也要投給阿扁」。你學著用閩南話說出來,在台灣走動就四處有風。

    我始終認為,在法度之上追求道德,才是更高的層次,也是我們自詡萬物之首的使命,否則與禽獸何益?但如佛家所言,成住壞空,或許我們已經走向敗壞的路程。有時我感慨的,是看不到下坡的盡頭。在台灣何益?在大陸何益?美國人要佔全世界的油,卻抵不過自己製造出來的經濟恐慌和科技垃圾。我們甚至都還沒討論到真正攸關人類存續的同性婚姻問題呢 🙂

    不要誤會,你看我這樣不務正業,學的可是 Computer Science。是我誤入歧途做過幾年資訊類出版業,才養成這種寫日記的習慣。估計是 Google 厲害,才讓你看到我這個小地方。

  9. 那您是前辈囖,小弟不才,正在学习CS本科,请多指教。如您还有另外一个技术博客,一定要告诉我啊。

    第一次进入你的博客是因为搜索Volmar椅子的信息,后来发现你的很多物件也是我感兴趣的,另外这里是一个了解台湾社会的小小窗口。

    祝新年愉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