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賞櫻去

年初二,街頭人車空空蕩蕩,台北市街頭走來特別舒服。想來真是幸運,我們離岳父家只要十來分鐘的車程,出門買的咖啡還沒變涼就到了。這樣的距離有一點近,有一點遠,恰恰好串連起兩個家庭的感情。咦,我有沒有說小姨子離娘家只要 3 分鐘車程?


大人都在忙,小孩可是悠哉得不得了
Continue reading

犬迎五福狗來旺

左盼右盼,總算迎到了晚來的狗年。走了冷峭的寒流,這幾天倒是春陽迎人,水暖花開。不過這裡過年的氣氛淡了,連電視台都看不到特別晚會,還要從對岸的節目找點年味。再給政客搞下去,我們中不中,西不西,活脫是地圖上一群沒有根的人。


嘿!沒想到 Esther 巧手一配,門口的花瓶多了點喜氣
Continue reading

年終大掃除

「哐啷!」我從書桌前抬起頭,Esther 正在廚房裡翻箱倒櫃。我躡手躡腳拿著相機走進去。「不要拍啦,這些都是違禁品啦!」哇!滿地都是包裝紙袋。「我都知道這是哪裡來的嗎?」「你哪知道啦,這可是我一年來收集的成果。待會收一收我要捐出去,今天是我的告解日!」也是啦,整理整理都捐到光仁去。哪天被翻出敗家的黑歷史,還真不知應該如何抵賴。


大掃除,家裡一片凌亂。遠遠只看到 Esther 埋首不知道在忙什麼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