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百朵開,珠豬引金福

年初一,睡到自然醒。用慣了的耳塞昨晚派不上用場,因為愛改排氣管的飆車族也放假去了。我總是懷疑,在一百公尺不到的距離內拉轉換檔,讓肥腸發出難聽的哺─哺─聲,到底能滿足些什麼?生活中缺少了什麼愛和自信,才要用這種方式表現自己?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Continue reading

花開好了

一直以來,我總是對「花都開好了」(S.H.E) 的歌詞感到疑惑不解。就我粗淺的國學常識,在此之前幾乎沒有聽過用「開好了」形容花的這種說法。充其量是「花開」、「開滿枝頭」。「開好了」,應該不是用在「花朵綻放」,而是「事情是否完成」的狀態,就如「發票開好了」一樣。例如,難道能說「花沒開好嗎?」。而這種歌詞竟然變成滿街傳唱的流行曲目,我不知道這算是國學能力的進步或退步。Esther 說是我老了,才會對這種事情有反應。我個人是有點想再去讀個中文系。

拍了幾張照片上傳到廟裡的群組,大家有喜歡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