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愛這一味

小時候,端午節給我的感動遠比今日大得多。除了收看老三台的龍舟賽轉播,滿街粽香更是令人垂涎。宜蘭吃的是北部粽,是炒熟糯米和包餡後再包入竹葉。我愛肉粽的香味,不過很討厭丟粽葉。因為無論怎麼折,手上都是油膩膩的。老媽總是大手筆的蒸上一大串,讓我們兩個小鬼頭吃到飽。那時候,我相信屈原是冤死的。


端午節的重頭戲,就是接山泉洗艾草,可以辟邪驅瘴一整年!(這水可是念過經、化過符的)
Continue reading

兩種黃尾袋鼠

「你們拿來的那個黃尾袋鼠有問題,味道不對。」百忙間,Esther 接到岳父的電話。「應該不會吧?」「一定的啦,我一喝味道就不對。」半信半疑間,Esther 和我拿出手上未開封的酒瓶來端詳。怎麼看都看不出問題啊。


左邊是鐵蓋版,右邊是軟木塞版。不過兩支酒的高度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挑戰星期天

「逼逼!逼逼!」清晨 4 點半,Esther 手機的鬧鈴響了。我摸索著下床,搖搖才剛睡著的腦袋。對夜貓子來說,早起真的是太辛苦了。十來分鐘後,Esther 和我開車出門,趕在 5 點前把小女兒送到校門。她今天可是要累上一整天啊。


接到兵單,喔是邀請函了
Continue reading